像孩子一样地看星星


上个月在郊区住了几天,因为满天的星星,暴露了自己藏不住的兴奋。

从小抱着《十万个为什么》的时候,最喜欢的两本,一本是博士带着一堆小朋友乘坐胶囊机在人体旅行的那本,另一本就是关于星座和天文的那本。一个关乎屎尿屁,一个关乎宇宙与命运。

因为生活在城市,看到满天的星辰几乎是种奢望,成年之后也几乎都要忘记,小时候因为看到北斗七星可以兴奋地逢人讲述的那种兴奋。不过有时,能在透彻的夜空看到几颗星星,也藏不住的兴奋。

一次是跟妻子在上海看完中岛美嘉的演唱会,走出演唱会现场之后,我抬头看到了猎户座俄里翁的腰带;一次是在日本青森,游赏完弘前公园的夜樱之后回到酒店时,看到满天的星点和北斗七星;最近的一次,就是在郊区休假的时候,看到了冬季星空里的完整故事——被陷害的俄里翁、被救赎的俄里翁、被中伤的俄里翁、然后被升上星空,带着大小犬追逐天兔的俄里翁。

小时候第一次通过书本认识的天文,到自己真切能用肉眼看到的星空,这中间有一个奇妙的空白,而这个空白可以用无数次的兴奋来填满,每一次都不觉得无聊。

因为天文,我的人生也有许多趣事与巧合:

  • 因为从小喜欢天文星座,所以我很早就接触到了星座这个东西。我懂星座,但是更多是摸清楚了星座里面的那些冷读术,给人贴标签,所以让人觉得星座很准。
  • 我会看六分仪,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去学这个只有海航时才会用上的东西。
  • 我过去的QQ密码是第一、第二、第三宇宙速度数值组成的密码。
  • 2016年,有幸看到过一次荧惑守心,那个时候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也蹦出过这个词,总觉得在哪里听到过。
  • 有一年,日全食的时候,我在昏暗的城市抬头看过一眼,然后去忙了自己的事情;我妈也看到过,还是拿的我膝盖骨照影的X光片。
  • 我妻子是占星师,所以这让我对星座的理解有了更玄学的深度。
  • 我喜欢在小说里面藏很多无聊的天文知识,比如《每个人都是一团星云》里面有很多关于天文的彩蛋,比如里面出现的两颗周期彗星:布罗森与塔特尔的序列是妻子的生日;《愚者》里面的冬季大三角出现的时间比现在岁差了一个月;《非公开梦境里》那个关于谎言的星盘分布还是问的妻子……

最近我和妻子都快过生日了,所以妻子送了我一台便携式望远镜,应该是上次在郊区看着满天星空时暴露了兴奋的模样。这种兴奋其实从未改变过——小时候我确实去参加过一次天文台的活动,在望远镜里第一次看到非图片上的木星,那种兴奋和木星本身带来的压缩感,就这么真实地反馈在我的大脑里。

不过最近土、火、金、木都在黎明时刻才会升起,都堆在双子座的(岁差)。等有机会,一定要去好好看看星空,把小时候的愿望都完成了!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