鸭儿(二)

△ 105|鸭儿(二)

鸭儿死了,半个小时前,死在了被他当成半个家的大澡堂里,他的生殖器被割走了。如果不是嫉妒他的那根东西,大家也实在想不出第二个原因。

时间倒回一点点,从警察噗哧笑出声的那个节点开始——他忍无可忍,破口大骂道,当然也是在掩饰他被「西兰花」这个词逗乐的模样:「都给我滚一边去,都围在这里干什么,破坏现场的全都拖回去当犯罪嫌疑人给审问了!」

围观的人倒是知趣,但不是怕得罪警察,而是给他让开一条道,等他进澡堂之后,又立马地围拢上来,都想往澡堂里瞧个明白。

「操你妈,我刚才站这儿的!」一个男人破口大骂,好像是给警察让开位置之后,自己原本的VIP观赏区被后来的人给占了。

「哎哟,看个热闹还分个先来后到的哦!」那人也没当回事,还一个劲儿地朝里面冲。显然他的这种行为多少有些挑衅,生气的男人正要发火,那人已经往里挤了进去。

「不好意思哦,我这提前有人来了的。」那个男人没有半点让步,丢下这句话,已经挤到前面,又对另一个已经站在那看了会热闹的人打起了招呼:「哟,在这啊,我可算来了,我刚还去买了个菜。」

「操……」后面那个男人想骂,但又突然觉得有点丢脸,不仅位置没了,还被别人「托关系」得到的位置给臊了把脸。男人刚想发脾气,又被人推了一把,一回头见对方是个女人,一下子阳刚之气上来了,准备好好理论一番。倒是身边的人拉了拉他,让他给让出个位置,那人在男人耳边小声说道:「别生气别生气,老板娘老板娘。」

老板娘又在人群之中划出了一道空白,朝着里面挤了进去。

「哎哟,挺漂亮的呀。」

「就是她,就是她,多半是鸭儿跟她乱搞,被人给抓奸了呀!」

「她男人不是失踪了么,难道是她本家回来报仇啊。」

「鸭儿不才是做掉老板的人吗!」

「这你也知道?」

「道上都这样说的。」

……

女人每挤过一个区域,关于她的议论就迅速炸开——与此同时,在最外围凑热闹的人也出现了不小的骚动,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的身上都沾上了血——最里面也够忙的,警察刚庆幸这群家伙没有一溜烟地冲进更衣室破坏现场,他蹲在鸭儿的身边看了眼,正准备掏出手机拨通法医的电话——女人继续挤着,有人看出了她脸上的模样,她想叫出声,但刻意地强迫着自己不要乱了即将挤到案发现场的阵脚——女人路过的地方,原本窸窸窣窣的讨论声,终于炸开——

「操他妈的!谁的血!怎么回事!」

「哎哟!我这口袋上哪来的血呀!」

警察听到身后又炸开了,正想起来看个究竟,就看见一个女人撞开了正帮忙拦着她的莽娃儿,警察刚想站起来,看见那个女人攥着一个血淋淋的东西朝他走来,他吓得一踉跄坐进了血泊里,见警察都吓倒,莽娃儿才意识到自己的身上也不知何时沾上了血。他刚想弄明白,那股从最外围炸开的莫名恐慌传到了最里面——

「啊,有人要杀人了啊!」一瞬间,人群一哄而上,都朝门外挤出。但好在大家都挺有序,毕竟都是看热闹的老手了,人群从澡堂子门口鱼贯而出。刚才那个被抢了位置的男人,趁乱推搡了那个不给面子的男人,他手中提着的塑料袋也被他故意抓破,刚买的茄子和西兰花被踩的稀巴烂。人群冲出去之后,一些人的身上带着血迹,加上刚才也不知道哪个混蛋叫了句「杀人了」。这下整个弄堂都炸开了,身上没血的躲着身上有血的,身上有血的只能跟着躲证明自己原本也是身上没血的,不大会功夫,人们就从弄堂散得到处都是了。

「有你妈个毛病!」莽娃儿不是四川人,但学着鸭儿的川普发音骂了一句,不过他用最短的时间琢磨了刚才那句话——什么叫有人「要」杀人了,他这才反应过来,立马准备冲上去抓住老板娘——莫非老板娘真的要杀人。

再回头的时候,警察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老板娘跪在地上,被警察挡在了鸭儿的尸体前——她手上确实是有血,有一根血糊糊的东西被扔在了老板娘跪倒在旁边——莽娃儿顿悟,那该不会是鸭儿的「鸭儿」?

警察心中暗骂着晦气,因为屁股刚坐在进了血里,关键是面前这个梨花带雨的女人,他也有些纳闷,以及她的手上抓着跟这场凶杀案有关的东西,再加上刚才那群看热闹的人一哄而散,还有谁他妈叫了句杀人了,这些复杂的信息突然汇总,在三个男人的大脑里都信息堵塞了,没人能开口解释发生的一切——不对,有一个男人的大脑已经停止运作了。

「真的是你死了……啊啊……你怎么真的死了啊……」女人终于爆发出了凄惨的哭声,她用手捂住自己的脸,然后突然意识到手掌心的血,迟疑了几秒,她又捧了回去,开始失声痛哭。

警察看了看站在更衣室门口一样不知所措的莽娃儿,用眼睛问着,莽娃儿没敢说话,摇了摇头。警察又看了眼女人,抬了抬下巴示意莽娃儿。莽娃儿还是继续摇了摇头——他大概觉得警察是在问这个女人和他什么关系。警察又往身后偏了偏头,示意了他身后的尸体——莽娃儿意识到刚才他读懂了警察用眼神的提问,这次他点了点头——他觉得警察或许在问,这个女人是不是和鸭儿有关系。

「您认识死者?」

「啊……」女人抬起脸,那满脸的血,吓得警察没敢继续追问,见过这么多凶杀案场景,倒是第一次见到一个活人满脸是血地跪在他面前。女人想说话,但意识到自己发不出声音,或许是刚才哭得太大声,她指了指自己腿边的那坨血糊糊的玩意儿,又继续哭着。

警察猜到那是什么,便立马问道:「你割下来的?」

「啊……」女人开始喘气,啜泣让她的声线变得像是娇喘,但是现在没人会往那方面去想,莽娃儿听到警察这个提问,他突然也开始怀疑是不是老板娘刚才杀人了。「不……不……刚才有个人面对面跑来,塞……塞我手里的……」

「什么?!」警察立马警觉起来,她蹲下身子握着女人的肩膀,但还是没勇气看她那张有些滑稽的血脸:「是谁,往哪边跑的!」

女人摇了摇头,努力地想了会,朝着左边指了指。

「你,在这儿帮我看着,哪都不许去,我去安排同事。」

警察冲出了澡堂,顺便关上了大门,随手找了个东西闩在了两个把手之间。他在最短的时间内,把所有的可能性都在脑子里盘算了一遍,但闩门这个动作是条件反射,他闩好之后,才对澡堂里剩下的两个人做出了怀疑。

「愣着干嘛!帮我啊!」突然一个奇怪的声音灌进了莽娃儿的耳朵。

正看着门外的莽娃儿吓得一激灵,才意识到老板娘已经站起身来开始拖拽地上的鸭儿。

「老板娘,你……」看着满脸是血的老板娘,莽娃儿被吓得不轻。他又看了看门外,想搞清楚刚才跑出去的到底是警察还是老板娘。

「快点!我们从暗门走!」

「你杀的?」

「少废话,快点!快帮我搭把手。」

莽娃儿来不及思考,只能去夹住鸭儿的两个手臂,朝着原本嫖娼的暗门拖去,老板娘走了一半,又折返回来,捡起了地上那根原本属于鸭儿的「鸭儿」。

《鸭儿(二)》有3条评论

  1. 凑热闹的都是来看笑话的,一时间场面混乱,害怕的跑了,不害怕的也跟着跑了,乱作一团,警察去追谁

    回复
  2. 哈哈,果然还是留了悬念,而且还是个不小的悬念,让鸭儿与小鸡鸡分家这件事情变得扑朔迷离。从情感上来讲我猜应该不是老板娘所为,但似乎又有着与她无法脱离的关系,那个把小鸡鸡塞进她手里应该不是逃脱时候的无意之举,也许重点就在他们的某种关系中……
    继续看下回的吧,也许会展露出一些眉目。

    回复
    • 我是完全没有提前想好剧情的,写到哪里算哪里,按照剧情应该也是,不会这么早就把「凶手」给公布了,既然老板娘打算来插一脚,那就仍由她参与到剧情里面来推进剧情好了。这种非直接准备的小说就是有一种这种乐趣,就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会怎么发展,哈哈!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