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办火化证明还是死亡证明?

△ 102|先办火化证明还是死亡证明?

这个奇怪的问题是某天晚上睡觉前突然想到的。本不想为此纠结,但辗转反侧了很久,最后不得不拿起手机查了查。但查完就开始嘲笑自己——这个问题居然还想不清楚。如果没有死亡证明证明一个人死亡了,火葬场敢直接就扔进火化炉给火化了吗?

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一个略带讽刺意义的笑话,大致是说几个小孩在一起玩,煤气中毒之后家长都以为他们死了。由于火葬场需要排队,有权有势的人则利用权力托付关系,提前将自己的孩子火化了,而那些没权没势的家庭由于没办法插队,孩子奇迹般地活过来了。

乍一看,这个笑话极具社会讽刺意义,但完全经不起琢磨。至少在编撰这个笑话的时候,人们并没有考虑过火化证明与死亡证明之间的内在逻辑。但笑话直指等级阶层里的「权势」与普通老百姓,无所谓逻辑问题,图个爽就行。但偏偏,就是这种毫无逻辑的讽刺笑话到现在,在社交媒体上还是一种有效的财富密码。既然是笑话,那就有「好笑」和「不好笑」的区别——「好笑」与「不好笑」既然又是对立的存在,那就意味着有「对」与「错」的分别。

这两天网络上有许多关于上海新冠肺炎疫情的讨论,有笑话的、也有被当成笑话的、有求救的、也有第二天就被删除得干干净净不准求救的、有形势一片大好的、也有烂成一片的、有政治正确的、也有妄图煽动的、有聪明的、也有又蠢又坏的。总之,消息很多,被删的也很多。在这些信息之中,难免就会有「对」与「错」的分别。有朋友试着将自己不认可的内容转发到朋友圈微信群,抱怨一通之后,没想到自己的朋友也有转发朋友圈的,但说辞完全不同,他们支持、肯定、甚至还要拉踩一下原本的转发评论者。朋友有些无语,觉得自己像是做了个傻子,不仅没有得到认知上的肯定,还被人嘲讽一番,他把这些「检验智商」的消息称之为分水岭,认为它们起到了自己与所谓朋友之间的政治立场。在对我抱怨之后,我也并没有接茬,丢了句:

「哈哈哈哈活鸡吧该,聊什么不好,要和朋友聊他妈的政治立场。」

有这闲工夫,还不如问问他们「先办火化证明还是死亡证明」,说不定他们还会因为这个问题给吵起来,但他们为这个问题吵起来的场景要比政治立场的站队有趣多了!

算了算,我已经有很久没有跟别人讨论过一件事情的「对与错」了,主要是我争不赢别人,而且还老实容易被别人的强词夺理给带偏了,说不定最后还要认同别人的认知,主动承认「是是是,对对对,你没错,我有罪」。因为我发现一个很关键的问题,只要和别人发出不同的声音,就会默认是「反对异议」,哪怕我们说的是一件事情,只不过是一件事的一体两面。比如前段时间,和别人聊起「国家开始准入美国的新冠特效药」,对方表达的意思是一定是有人与相关的利益集团勾结,才会引入美国的药物;而我觉得,既然是特效药,那对病毒有用也未尝不可是一种对抗全球疾病的方法。就因为我没有顺着对方的话术,我的观点最终被认定为「资本主义美国的走狗」。

我本来想辩解一下,但想了想,只要我没有完全复制对方的那句话,我发出的任何声音都与之相悖。但关键是,他的观点对中国要不要引进特效药、美国的特效药到底有没有效、或是哪个利益集团在这件事情中渔翁得利都没有任何影响。当下我也骂了自己一句:「你脑子是不是瓦特了,去给别人解释你站在另一个角度看待问题」。每次都是在木棍捅蜂窝鞭炮炸粪坑之后,才开始自我检讨,「是是是,对对对,你没错,我有罪」。

就跟最开始那个笑话一样,有些笑话的内核并不是好笑——而是嘲笑。嘲笑权力集团、嘲笑利害关系的另一方、或是嘲笑完全不同的声音。一旦决定笑话「好不好笑」就意味着战队开始,但凡要能从只能拥有嘲笑的笑话里看出别的可能,那就是在反对笑话所反馈的现实意义——更别说还提出了逻辑上的错误,火化前得有死亡证明,所以那些有权有势的人,并无法直接送自己的孩子去火化——放你妈的屁,我说他死就得死!

看吧,还不如跟他们讨论「先办火化证明还是死亡证明」呢!

最后分享一下,符合近段时间交友的问题法则:

  • 是否相信铁链女之调查报告?
  • 支持俄罗斯还是乌克兰?
  • 支持清零还是免疫?
  • 支持进口特效药还是中药抗击新冠病毒?

《先办火化证明还是死亡证明?》有9条评论

  1. 火化必须要的前提:公安开具的社会性死亡证明,医疗机构开具的物理性死亡证明。其中,因病或自然死亡的,死亡证明由医疗机构开具;非正常死亡的遗体,如交通事故死亡、工伤事故死亡、其他意外致死等,死亡证明由公安机关出具。——来自一位不愿透露姓名但曾负责过殡葬项目筹、建、营全程的热心网友。

    回复
    • 哈哈,其实想想逻辑就通了,如果没有死亡证明,火葬场当然不敢烧。但是讽刺的是,之前因为某些事情,有很多人都是直接被拖去烧了,到最后死亡证明比骨灰都延后送到当事人手里。

      回复
  2. 政治这东西没啥聊的,你只需要记住,远离无脑黑和无脑吹的。无脑黑的,只会关注负面新闻,也不考究真假,反正出了这么一个负面新闻,总能归咎到政府问题上。你只需要回一句,那你还不移民等着干啥呢?
    无脑吹的,你只需要拿几个工作人员不作为的新闻给他就行了,听他诡辩。
    和政府相关的,政府多少要担监管责任,有些事情民不举官不究,他们也会归咎于政府不作为。网络戾气太重,别有用心的人也太多。其实这些都不算啥,我个人最讨厌的就是为资本家洗地的狗,那是真正的狗

    回复
    • 新闻嘛,重点不是在「新」,而是由谁发布让谁「闻」。但凡能多方汇总、辨别、拥有一个自己的逻辑评判标准,也不会被别人牵着鼻子走——但是想想,这个几乎不是一个「正常人」会拥有的能力,那还是老老实实地看、安安静静地想,不跟别人整个胜负对错,就没有那么多事了。

      回复
  3. 其实,不聊本国的即可。要不然人得多憋闷,都没处发泄去。聊聊美国,聊聊俄罗斯,再聊聊日本,大骂两个总统和一个首相,顺便问候一下天皇的闺女。讨论本国的不行,还没等俩人打起来呢,没准备就会被人盯上 哈哈

    回复
    • 哈哈哈。现在聊个俄罗斯都要用是不是爱得深切来证明爱不爱中国、爱不爱社会主义、爱不爱全人类。不够有时候我还是蛮喜欢听别人聊这些东西的,我不用参与,但是又能收集到很多人物刻画的素材。

      回复
    • 其实就应该这样拒绝和朋友聊政治。政治是最容易出现「非黑即白」情况的。就跟国家考虑另一个国家的行动、发声、政治观点,都是以最坏的可能性去揣测对方的真实用以,以便国家及时做出应对政策、甚至是防御姿态。这种逻辑也贯穿在了人与人谈论政治时的观念里——只要对方不支持自己的理论,那就是在颠覆政治认知,即为反动。我很少跟人聊政治,就算要聊,我也是「是是是,对对对」的态度。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