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记耳光

△ 097|一记耳光

现在才聊威尔·史密斯在奥斯卡颁奖典礼现场挥拳打主持人克里斯·洛克,多少有点错过了热度——不过我就是我就是为了避免蹭热度之嫌,放在后来一段时间再说,也好让这件事本身再冷却冷却,不容易刺激到非黑即白的战队,结果费力不讨好惹到非黑即白的两端。

关于这「一记耳光」,其实有很多值得去做的「实验」,台湾有一位叫洪黄祥的老师已经把我想做的实验给做了一边,我就不必要再班门弄斧了。

1、先不管學生是否得知這個事件,我告訴學生,脫口秀主持人克里斯洛克在奧斯卡頒獎典禮上拿威爾史密斯老婆的光頭來談論,威爾史密斯不爽,上台打了克里斯洛克一巴掌。請全體學生舉手表態是否支持威爾史密斯的舉動。統計3個班的人數,大約是4成的學生支持,尚未過半。

2、我播放此事件的整個影像,學生得知威爾史密斯的老婆是因病掉髮,卻被克里斯洛克拿來嘲諷。這次表態結果,接近9成支持威爾史密斯打耳光。

3、我問學生,嘲諷當然是言語暴力,但打人卻是更嚴重的暴力,即便被取笑了,我們不是應該在暴力以外尋求其他的解決方式嗎?克里斯洛克的言論是否構成公然污辱還有待商榷,更何況克里斯洛克事後說了他並不知道威爾史密斯的老婆是因脫髮症才理光頭的。沒有給對方解釋道歉的機會,直接訴諸暴力,是否恰當。這時同學們表態的結果,支持者又降回到約4成。

4、我告訴學生,威爾史密斯是家暴目睹者,小時候常看到母親被父親打到渾身是血,從此他發誓要守護自己的家人。而這次他入圍的角色,恰好是捍衛家人的勇者。他的老婆因病掉髮,曾經封閉自己,好不容易在女兒的鼓勵下願意走出來;而如今因為克里斯洛克可能是無心更可能是蓄意的嘲諷,讓他老婆受傷,他當然選擇保護自己最愛的人。聽完我的說明,支持威爾史密斯打人的,又飆高到8成左右。

5、我說這是奧斯卡將近94屆以來頭一次發生暴力事件,這畫面放送出去,會有上億人目睹。奧斯卡主辦單位正在考慮取消威爾史密斯影帝資格,甚至追回小金人;克里斯洛克若提告,威爾史密斯將面臨6個月的牢獄之災,及至少10萬美金的賠償。這次表態,大約是5成的人支持為守護家人開揍。

6、我最後問了一個這堂課最重要的問題:我讓各位同學舉手5次,從頭到尾,你的態度完全沒有動搖過,無論支持或反對威爾史密斯打人的立場,5次都沒有改變的,請舉手。3個班加起來,大約不到1/4。

——节选自《〈奧斯卡掌摑事件〉一堂小六生社會課給台灣人的反思:別被片面餵養的資訊愚弄了》

很可惜,我们确实从小到大很少接受这样的教育。以前也聊到过,「非黑即白」模式的是非对错教育模式确实很适合小朋友,因为这是让他们建立道德观最行之有效的方法,但好像我们的教育就停在了这个环节——以至于现在还有很多人依旧用「非黑即白」的观念来看待这个世界。但凡从利弊的角度来分析,就会被叫「理中客」甚至是「狗汉奸」。

前几天一位博友在评论聊到,很久之前网络上有人为「武松到底是河北人还是山东人」吵起架来,甚至还引经据典汇总资料,这让我们这些看吵架嫌事不大的人开心得不得了,又能看吵架,还能有人辅助着收集材料,还能学到未来如何和这样的人共处争论。

针对这位洪老师,我和朋友有这样一段对话。

我:中国人的第一逻辑:A和B是对立的,只要证明了B是错误的,那A就一定是对的。但是问题在于A和B其实并不是对立或矛盾的,只是因为不同,所以中国人就觉得这是两个完全对立的存在。

莫:对!这种土改群众路线,可受用了。例如「赶英超美」现在也是受用的逻辑。

我:第二逻辑:A和B是类似的,没人责怪B是错误的,凭什么说A也是错的。

莫:(洪老师的)这种教育,是我们没有的。

我:对的,我们缺少了一个非常关键的教育点——从不同角度去看待同一件事情。还好我是学过法律的,这个是法律思维必须要有的一种思考逻辑。但是大部分人是没有的,因为他们确定一个角度之后,就会自动将其他的角度都理解成与自己对立的视角,如果自己要肯定对方就等于否定了自己。这也是为什么父母永远不听我们说的,但是如果有一个第三方说了我们一样的话,他们反而会相信。就是因为他们认为我们的思维是被他们控制的,不应该有反对他们的声音,即使有,也是默认我们的说辞是错误的。

莫:那怎么办呢?大家长教育就是这样的啊。

我:「是是是,对对对,你没错,我有罪」,一生受用。主要是跟他们争论对已经发生的事情不会带来任何实际意义,对即将发生的事情也不会有正向引导,除非是非常紧急的,就找一个第三方客观地交代这件事,让他们帮我们作为信息的沟通者。

说来惭愧,我也是因为自己做了很长一段时间「杠精」,才意识到自己原本也是个非黑即白的人,加之现代人的阅读能力急剧下降,太长的文字本身是一种网络社会淘汰的表达方式,要与别人产生共鸣,最快的方法就变成了非黑即白。

今天的内容有点长,帮助大家总结一下今天内容的中心思想:

「是是是,对对对,你没错,我有罪」

《一记耳光》有2条评论

  1. 把非黑即白用到极致的,在这几十年间里的某些事件中,被用到淋漓尽致。
    打tu豪分tian地,翻身农奴把歌唱的时候,所有的主导者都知道那里面有很多人是白手起家的良心富户,但是乌合之众既然已经被发动了起来,他们所要做的事情是主导者都不可能左右的。当然,那结果也是他们愿意看到的,重新洗牌没啥不好 哈

    回复
    • 虽然没养过猪,但是也直到养猪的一些细则:猪不能太聪明,能老实待在猪圈,努力生猪就已经是对猪圈做出最大的贡献了,猪别老想着为自己和其他的同胞猪争取些什么,长得越壮反而不是件好事。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