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说鬼话,鬼做人事

△ 092|人说鬼话,鬼做人事

工作室清理文件,找出了我去年写的那个剧本杀本子。说来惭愧,这个本子写完之后就再也没有好好改过,大概是因为把自己写进了医院,多少有点自暴自弃不想看到它。本子说的是人与鬼之间的事,虽然说的是人事鬼话,但最后发现,人做的事比鬼还可怕。

很可惜,建国之后不允许成精的现代文学规则,决定了现代人不允许说太多关于鬼的事情。最离谱的,是那些原本恐怖的鬼故事,都必须要在结局找到科学依据。但是鬼和人的事情本身就解释不清楚,若真的要解释透彻,就又要扯出宿命因果,这本身就是违背「建国以后不许成精」的规则。另一个最关键的原因,鬼到底存不存在也是一个值得被讨论的话题,有人相信鬼,有人害怕鬼,有的人自己说的话做的事要比鬼可怕得多,有的人做了鬼做的事害怕被鬼缠上,有的人想做鬼的事就告诉自己鬼根本不存在于世……

也有人喜欢讲鬼故事,吓人也好、证明自己胆子多大也罢,也有想要透过鬼故事告诉别人人生感悟的。在大多数的鬼故事里,最忌讳的并不是对鬼的不尊重,忌讳的是对讲鬼故事的人「不尊重」——不尊重他们讲述的鬼故事、质疑他们的真假、甚至是用科学依据对他们的鬼故事做出了合理的让所有人不再害怕的解释。

我过去就是一个很喜欢拆鬼故事「台」的人,我总是喜欢在别人讲鬼故事的时候问一堆「为什么」,然后辅助着将这些鬼故事都用可能的科学道理给重新定义了——为此我应该也惹到过不少人,特别是那些想用「亲身经历鬼故事」的来证明自己有多勇敢的人。

前段时间,我妈神秘兮兮地告诉我说家里「闹鬼」,只要她和我爸在家,就容易到处被电,甚至拿个手机都可以被电得噼啪作响。我拆台也快,看了一眼他们的沙发,上面铺的是一个容易起静电的沙发垫,让他们拆了垫子再试两天。果不其然,导致「闹鬼」的就是那块布而已。当然为了表示出「专业性」,我当时也对我妈补充了一句话:「如果家里有鬼,我和老婆回来吃饭的时候一下就能感觉出来。」她倒是没有质疑这件事情,不然她也不会把静电理解成是「闹鬼」。

一般来说,鬼故事的逻辑在触电的时候就有了无数种关于闹鬼的版本,就算有人解释了静电产生的缘由,所有人都被牵着脑子猜测静电指向的是什么,是索命、是冤亲债主、还是得罪了不该得罪的鬼神。

不过也有人喜欢听鬼故事,吓得一激灵或是回想时越想越恐惧,我就是爱听鬼故事的那类人,不单单是为了拆台,更多时候也是想要从鬼故事里面听出有人情味的地方。

很显然,我是一个相信有鬼,但是又喜欢拆台的人,因为鬼故事的核心不在于吓人,而在于鬼故事本身说的是人间的事。我小时候听过很多鬼故事,别人亲身经历的、或者是一个人装逼吹嘘自己多么勇敢而编撰的也好、也有用来自话自说欺骗自己的、还有用来恐吓家里人想要平衡家庭关系的、有梦见过已故亲人的,吓得他们赶紧烧纸祭祀的、也有梦不见已故亲人怀疑自己是不是被鬼记恨的。

他们的故事都值得拿出来编撰成一个小故事,最后讲的好像都是人的事,因为鬼已经是鬼了,只有人才会希望自己不会被鬼盯上罢了。

这么多年,我才发现,人做的事比鬼还绝,倒是鬼做的事更像个人。前者怕鬼,后者已经无法再变成人,却又被人期待着,能去报应前者。

《人说鬼话,鬼做人事》有4条评论

  1. 能把灵异鬼故事讲的让人哭,另人笑,甚至虐心,还是比较高的一种境界的。就像你说的“鬼故事的核心不在于吓人,而在于鬼故事本身说的是人间的事。”鬼只是讲人故事的一层外衣,有的时候去掉这层外衣,换上个职场的外衣,依旧可以讲下去。

    回复
    • 现在想想,人可要比鬼复杂和恐怖多了。很多灵异故事推本溯源发现,都是因为人做了比鬼更狠的事情,才会被鬼盯上罢了。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