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

△ 085|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

很显然,越是正经的题目,要说的都是不正经的事情。所以还请把标题这句话当成人生信条的朋友,在读到这句话的时候请关闭该网页,免得接下来的内容会引起你的(生理及心理)不适。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句话又火了。上一次火,是美国的一个特殊时期——美国19世纪五六十年代「垮掉的一代」代表人物Jack Kerouac成了很多人的精神领袖,出自他自传体小说《The Dharm Bums》全文最后一句话「O ever youthful, O ever weeping.」,被中文翻译为「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成为了诸多人的人生信条。

最早看到这句话,是在看他小说的时候,最后那句话倒没有给我多少感动,放到现在也只会觉得「很好,很精神」。毕竟要把这句话放回到19世纪五六十年代的美国大环境,这种仿佛是摇滚乐手声嘶力竭喊出的信条,确实是那个时候对抗主流的一种强大的能量。这句话从什么时候开始又火了起来,得等到几十年、甚至几百年后的社会学家来研究——为什么这句话会在这一时期成为诸多年轻人(和保持一份赤诚不想长大的中年人)的人生信条。

我不知道你是从哪一个时候开始,放弃「不想长大」的希望的,或者你到现在都没有放弃这个浪漫的想法。这个时期像是一种过渡,从小时候「我好想快点长大」,到某一时期突然转变成「不想长大」。在这个过程中经历了什么,我已经无法从自己身上找到确切的记忆。或许只是那个时期刚好有SHE出了一首叫《不想长大》的歌,成为那个时候大家所公认的价值观。也或者是那个时候,某一种在社群之中流传开的乌合之众价值观。有趣的是,在我初中的时候,班上的同学间还真的流行过一段时间用「奶瓶」喝水。回查了一下,这种流行是普遍性的,在2003年前后在中学校园开始流行的,到现在也少数人会用奶瓶喝水,但没有再像2003年前后掀起的那种热潮了——这倒是适合留给几十年的社会学家去研究的。

再往后推,中学生之间突然流行的某种潮流,虽然不再是奶瓶,但多少也能找到很多有趣的东西。毕竟我不能一直装嫩用中学生的心理去思考他们,所以后来还流行过什么,就需要各位不同年龄层的过来人与我一起聊聊。话说回来,其实现在理解「奶瓶」并不是一件困难事,反推到那个时期以及中学生的心理变化,这种心理有一个字面就能明白的定义——回归心理。即极度迷恋过去,认为过去比现在要美好,喜欢沉浸于过去的回忆之中,不肯回到或面对现实。

中学、甚至是持续到大学时期,确实很容易导致一个人郁郁不得志,如果按照古代人的「早熟」程度,那个年纪已经可以婚丧嫁娶了,18岁就已经是个要成家立业的年纪了,郁郁不得志总觉得自己怀才不遇的人比比皆是,自然会有一种「回归心理」作祟。我反而觉得现代觉得怀才不遇反而是件更容易的事情,毕竟出名的方式越来越多,总给很多人一种「别人可以为什么我不可以」的错觉。在最表象去看一件事情的可能性,就会导致更多人因为只能学到表象而处处碰壁。当然,这里面还有更多复杂的心理原因参与进来,比如一个人在社交网络因为发布自己性感照片成了流量博主,自然会有人酸她是一个网上卖批的网红,因为他们没办法通过同样的方式吃到流量的红利。

今天我们单说「回归心理」,在这种信息爆炸,此一时这个人出名彼一时那个人成功,他们用的方法好像都很简单,甚至有些想法明明我们早就想到了,但是就是天时地利人和的被别人抢走了,人越多、通路越多、规则越复杂,自然人就越不容易得到满足——毕竟古代想要达官显赫的人,要么有钱有势买官铺路,要么就只能盯着考取功名这一个目标了,行就是行,这是唯一标准——美国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亦是如此,战争带来的世界重建,让很多人产生了诸多绝望,因为重建的意义就是等着下一次的战争,倒不如打破原本的社会规则,用一种全新的感性的方式来建立类乌托邦的世界。垮掉的一代的核心理念包含投入进行精神探索、美国和东方宗教的探索、拒绝既有标准的价值观、反对物质主义、对人类现状详尽描述、试验致幻药物和性解放及探索。——但是现在不同,标准越来越模糊,目标越来越复杂,自然让人觉得什么都容易,结果自己什么都做不好,自然会启动「回归心理」逃避一番。

接下来请允许我「回归」一下,因为这个案例确实很经典。

大概是小学五、六年级,学校要组建一个英语话剧的话剧团去参加全市的比赛。他们每天都在早上上课前的半小时、课间大休息的20分钟、中午午休的2小时以及放学之后的1个多小时,在学校最显眼的地方排练话剧。每天从那里路过的同学,有的羡慕有的嫉妒——不过我倒觉得嫉妒的居多,小孩子哪有这么多情绪控制的能力,得不到的统统归纳到求而不得的生气之中。我当然也是嫉妒的候选人之一,那个时候我就只能用最简单的补偿心理来宽慰自己——他们这样天天排练,一定会耽误学习的。

敌人的敌人就是我的朋友——这句话在中国人情世故里显得尤为有趣,那些对话剧团充满嫉妒的同学很快就自发性地组织成了小团体,我也是其中一个,立志于要在他们排练的时间里好好抓紧学习,以证明自己的选择才是对的——虽然那个时候也根本没得选,人家没有选上我就是我没能力啊。

当然,剧情的反转就是我因为「平时太调皮说不定有表演天赋」地被选上了表演,我开始扮演一棵树。我就这样毅然决然地背叛了对立的「组织」,就算站在舞台的边缘当一棵一动不动的树,也欣然地接受着每天路过舞台附近的同学的嫉妒眼光——这是老子该得的!如果我能从第三人称视角看待那个时候的自己,我大概能从我的脸上描写出入木三分的「得志小人」形象。

接着,我从一棵树,成了可以在舞台上蹦蹦跳跳的小白兔,我开始被树嫉妒。

然后,我从一只小白兔,成了可以在舞台上有台词的猎人,我开始被小白兔嫉妒。

最后,我从只有几句台词的猎人,成了聚光灯和剧情都必须围绕着我展开的主角,我开始享受被旁人、被树、被兔子、被猎人嫉妒但是又弄不死我的快感。当然,既然说我是小人得志,那就得把小人得志的能力发挥到极致,深知敌人的敌人是朋友,结果我在话剧团里和老师、其他主演配角关系都挺好,以至于只有那些长在旁边一动不动的树能嫉妒我,但是好像他们不想没有参与到话剧社的小朋友的那种「嫉妒成本」,我们都是一样在「浪费时间排练浪费人生的节目」。

这个故事的结局就是标准的爽文结局,汇报演出很成功,因为我是主演,这项功绩为我小升初的最终成绩加上了可观的附加分。

虽然那个时候还小,但现在总结下来,我的心路历程就是从「去你妈的」转变成了「去你们妈的」。从瞧不起话剧团认为他们是在浪费时间耽误学习,然后变成了老子就是主角你们那我没办法我好开心啊哈哈哈哈的小人得志。我回归了但是好像没有彻底回归,因为自己被放到了不同的位置,回不回归都变得无所谓了。

回归心理最基本的主体,就是那些生活中不得志者,对自己的处境不满而又无能为力,只得从过去的回忆中寻找安慰。如果将「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套用到这个公式之中,大概是时刻提醒自己保持一份赤诚之心,不要对情绪过分压抑,笑就大声笑哭就放肆哭。不过回归心理还有另一种主体:老年人。老年人由于机体组织出现退化,因此就会对储存在大脑中的往事反复叙述,来填充记忆力的不足。写完这句话,我反而有点慌,我刚才回忆了我小学的故事,我大概可能是老年人在「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

我不想长大,我想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那你去死啊,死了就不会长大了。

《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有6条评论

  1. 从来不缺”永远年轻,永远冲动,永远热泪盈眶,永远不长记性,永远嘴硬,永远事后装死,永远脑子全是屎的文艺感性废物”

    回复
    • 哈哈哈哈,正解,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了不是给永远无知永远长不大当借口的。

      回复
  2. 有些人永远会在热泪盈眶中,
    从年轻到大叔,永远热泪盈眶:
    年轻的时候,喜欢的姑娘跑到大叔的怀里,热泪盈眶;
    大叔的时候,闺女又跑到了别的大叔怀里,热泪盈眶。
    只不过,泪点不一样而已。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