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P

前两天准备出差,但是身体真的非常抗拒要乘坐飞机这件事情,总觉得……那个时候写下了《定时死亡》,是希望和自己内心的恐惧做一个对冲和和解。

当听到飞机失事的新闻时,有一种奇怪的失真感,好像是得知自己死了一般。

《非公开梦境》的开场,是描写的一场飞机失事。那段文字是在某一次前往上海的飞机上写的,那趟飞机由于航道遭遇了好几次气流,飞机一直处于颠簸的状态,不知道为什么,我那个时候掏出了笔记本,将这段飞机「失事」的感受给写了下来,成为这部小说的开场。

一切都好真,但是一切都好失真。

虽然已经不在航司工作了,但听到飞机失事的新闻,还是会从心底地感到意外和难过,这应该是在航司入职培训时留下的「阴影」,参与安全学习的时候,需要不停地观看航空失事的事故回顾、重复学习事故征候的可能和应对方式。结果到头来并没有对事故有麻木,但这就是教育的目的,让恐惧深刻,不得不让人对安全检查产生必要的敬畏。

逝去的人,有诸多值得被同情被记起被缅怀的,但是活着的人还是得继续,幸存者偏差也好、自我欺瞒也罢。但总比再经历一次事故的好。这个时候,又必须得拿出概率学的数字来欺骗自己,一旦有一次事故发生,是否意味着事故的概率又重新归零,然后开始新一轮的计算?

很残忍不是吗,但活着不就是一种残忍的奢望吗。

祝所有还能活着的人,继续好好活着吧,无论用什么方法,用概率欺骗自己,或是用恐惧逃避现实也罢。

《R.I.P》有5条评论

  1. 这个……我发现了两个“冷血动物“,
    他们在晚间的时候都说了些不太冷血的话,
    只能说明他们的血还尚有余温 哈

    回复
    • 哈哈,得持续废话一阵子了,给自己许了个诺,再完成一次500日坚持写作,保持大脑思考。

      回复
  2. 打脸来得太快,今天才发了说自己不容易破防的文字,下午就因为飞机失事的事情「破防」了,倒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破防,而是这种失真的体验强制让我参与到了那种氛围之中。现在意识到,不单单是去年那场病的噩梦,也有原来在航司工作原因,被迫看了太多航空失事的案例,本想着在一个职业人的心中留下对安全的敬畏,没想到也成了阴影,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