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的本质是电线杆子,所以难免会遇到乱尿的

△ 077|博客的本质是电线杆子,所以难免会遇到乱尿的

准确来说,今天的内容应该是昨天那则内容的延展。

博客可以是有各种形态,这个在昨天我们已经达成了共识,但博客到底是「什么」这个问题好像还没有解答清楚。我想了各种可能的比喻,最后只能找到一个不太好,但是最接近的比喻。博客其实是电线杆子,上面可以贴上各种各样的东西,可以贴缅怀感情的寻人启事,可以贴展示自己住所的招租信息,可以贴自己最近用了一个必须要向大家推荐好物的商品广告,可以贴能在每个人脑袋里产生不同幻想画面的富婆求子,可以贴上别人觉得是垃圾但是对某些「急需」之人来说是救命稻草的一针包治性病梅毒。来到电线杆子前,也有各种人,有因为不同的需求搜索而来的,他们自然会辨别你贴出来的内容是有用还是没用;有因为无聊路过的,他们自然会看出你的电线杆子上贴满的是广告还是一些伪装成广告的小心机;当然还有一种人,是路过任何一个电线杆子都想要尿一泡尿,他们根本没有看过别人的内容,想要用这种方式留意下能被人注意的标记。在这些路过的人(和狗)之中,难免会有认同和不认同的声音,博客里想要得到的就一定都是认同的声音?

我以前是一个很喜欢在他人空间里发表看法的人,这一点还区别于杠,而是我会把以我的角度、以我收集到的数据资料去重新理解一次对方的观点。因为角度不同,自然就会带来观念上、甚至是结论上的完全不同。所以我常常会因为「不会说话」而得罪到别人,想要问原因已经来不及了,因为对方已经被我惹到或者不再关心我的观点了。后来有人提醒过我,是因为我没有「认同」别人,所以会给人一种我在否定别人观点的感觉。

我自始至终都没有否定的意思啊,我只是在说另一种角度理解这件事情。大概是因为没有按照蔡康永的《说话之道》一上来先要说一句「你说的观点我很赞同」的肯定,以免让别人觉得话不好听。但我就是觉得这些所谓的「说话之道」就是在把原本简单的事情搞得复杂,把明明应该拿到台面上说清楚的事情整得这么程式化,所以就没有刻意地去说那句「我同意你的观点」,这句话因为被太多人说,如今听上去已经显得很虚伪了。

当然,这是以前的我。我不需要别人认同,当然也不会轻易地认同一个人,但这一切都不是建立在对别人的否定,而是一种观念的并存。不过我很快也找到这里面的「规则」,根本原因不在于谁说得更对,而在于大部分的人都在用非黑即白的态度分析这个世界,就必然会容不下别人太多不认同的声音。我很喜欢跟人辩论,但这种辩论并不是要证明谁的观念是对的,而是在这种观念的并存之中,有一种奇妙的略带哲学意味的平衡,这种平衡关乎人性、社会、甚至人在某一时刻的某一种情绪。

很可惜,以前的这个自己好像也不见了,大概是因为「惹」到了太多人,总是在别人的观点下面,在那些赞同、肯定、点赞的声音里面,蹿出我一个不太一样的声音,在一群乌合之众抱团的社群里面,想要说一句不一样的话,就等于是忤逆权威。因为和抱团社群的对立,我也渐渐成了个被孤立的存在,不过到头来,我还是秉持多个角度的观点,你说的对,我说的也没错,那我们为什么一定要分出谁对谁错呢?

在这里,我们又要把一个常提到的词拿出来说了——Overthink,即「想太多」。

我都说了,和中国人(以及东亚人)打交道真的很累,因为大部分情况下,你的某个行为、某句话甚至是某一个微表情,都会成为对方过度放大的Overthinking Point(查了一下,好像还没有人发明这个单词)。我记得我过去在一部小说里,用整整一章的篇幅,描写了两个心中各怀鬼胎的人约会吃饭,吃饭场景很简单,但是两个人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都在无时无刻的推导到一种猜想,最终这个猜想由于信息量过载,引爆了两个人心中各怀鬼胎的羞愤——人家用心带你去吃的餐厅,但因为你牙痛不想扫兴,很痛苦地吃完了那顿本来也不咋地的晚饭,对方问你如何,你还得考虑会不会让对方难过,说了一句很好吃,但是人家因为看到你吃饭时无法隐藏的细微痛苦表情,早就认定你对这顿精心准备的晚餐不感兴趣,你说什么对对方来说都变得客套和虚伪——你他妈的一开始说清楚你今天牙疼不行吗?当然不行,因为还要考虑到对方如此特意地邀请你,这件事情如果处理不好,也会因为自己的某一句话伤到对方。我都说了,和中国人打交道真他妈的很累!

双方阐述观点也一样,一方说了一个自认为天衣无缝的观点,但凡听到一句不一样的观点,都会overthink是不是对方在否定自己,为什么他没有肯定我的观点,为什么他要说这么多废话,难道就不能按照我理解的逻辑推论来吗?这样一来二往,必然有一个人会惹到另一个人,这大概是最好的结局;最坏的结局,就是各执己见,都觉得自己的观点是正确的,然后吵得不可开交。结果这个时候我作为第三方,我得同时考虑两方上头的情绪,避免他们会对我作为第三方进行评理、劝架时的overthink——你为什么刚才不帮着我,你什么意思,你是不是更赞同他!

这是我今天写下这则文字的原因。怎么避免刺激到别人的Overthinking Point呢?

闭嘴。

完了就这样,没有别的办法。你要照顾到所有人的Overthinking Point,这根本就是天方夜谭的乌托邦式的猜想。

当然还有一个办法,但是不太建议大家用,即他烂你更烂,他Overthink你就比他更会Overthink,把自己变成一个情绪化的小可爱,这样就没有人会否定你啦!

《博客的本质是电线杆子,所以难免会遇到乱尿的》有11条评论

  1. 有个问题,我路过一个电线杆子,撒了一泡尿,为什么几乎所有电线杆子都要我留下邮箱,作为过客,并不想留下交集..还是说,博主们只是单纯地不想和我这种游客打交道

    回复
    • 哈哈哈,因为我不是技术出身,我不知道怎么把邮箱这个列表给取消了,所以我都没有强制要求填写邮箱的。(大概很多人还是希望自己的回复被别人看见吧)

      回复
      • 窃以为做一个匿名的人尿起来才不会有压力..该回复的会看见,留不下来的也强求不了,我崇尚这种漂流瓶式交流

        回复
  2. 然后就有的人沿着博客大路尿过去,不管金的还是木的。很奇怪的是有些同样写博客的人也会过度分析自己看到的别人的文章,虽然是这种人不多,但是见一次就不想再见了

    回复
    • 你说起这个,我突然意识到,其实现在的博客圈就是「劣币驱逐良币」的后果,明明人与人之间很容易惺惺相惜,但是不知道留言什么,或者怕自己写点什么是不是对别人的不尊重或者打扰到别人。就是因为有太多狗见一个博客尿一泡尿了,导致于我现在给别人博客留个言都小心翼翼的,进而命令自己不要留言,感悟留在心里就好。结果腾出来的空间,又让别的狗给尿了。

      回复
  3. 东亚人都比较含蓄或者说比较内向的,整体性格。
    这样性格的普遍的点就是:我就说俩字,你就应该明白我所表达的中心思想……
    然后我们大家各自的心思,要靠对方去猜。亚洲人的心思比“女孩子的心事你别猜别猜别猜”还要难。
    另外你说的辩论,我觉得这个事很有意思,有很多人的乐趣其实不是为了通过辩阐述观点,而是把“辩”作为一种乐趣,就是杠头。今天刚跟正方辩完,明又去跟反方辩,我以前就是个杠头 哈哈

    回复
    • 以前面对面的时候,人们之间就容易猜来猜去的。现在有互联网了,屏幕两端的人只能通过文字表达,文字背后衍生出来的情绪和可能性还要多,甚至还有人讨论发什么表情说什么词不尊重对方。我一脸懵逼,这个有什么好规范的,玻璃心就不要上网添乱不好吗!但凡微信增加一个可以看见对方是否「已读」的功能,得多少玻璃心稀碎啊!
      也是另外:能自由地在辩论两端来回辩论完全就是一种乐趣!杠头的乐趣一般人是理解不了的哈哈哈。

      回复
      • 这就已经够麻烦的了,它可以显示输入状态,然后你把信息发出去了,对方说了一句:我刚才看见你一直在输入,可是发过来的怎么就五个字呢……
        然后,内心各种猜测,各种怀疑。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