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点管理系统 II


△ 074|疑点管理系统 II

接着昨天的内容,我们继续来聊「疑点管理系统」

「疑点管理系统」的使用主体其实并不单单是我们想象的「怀疑者」,担心被人怀疑的「说谎者」当然也适用这个系统。无非是两种根本原因,一种是希望窥探别人,另一种是不希望自己被窥探。无论哪一种,围绕的关注点都是在「窥探」这件事情上面。

其实很多年前就开始流行「定位」软件,而且他们都被冠以了「爱」的名义。在上一个500日写作时,我也提到过这样的需求,说明那个时候这套系统就已经存在了,但是这么多年,他们还是停留在「定位」上面,丝毫没有做过产品优化。

其实单看名字就应该会明白这是一个怎样的APP,定位对方的地理位置,只是被美其名地冠了“爱的”这样的字眼,很可惜,如此符合用户需求的产品目前还没有一个很好的Slogan。

当然可想而知,在这个APP下面的评论也一定是骂声一片,大家都认为这样的APP是提高离婚率的好助手,甚至还有人要求这样的软件明明可以提升到情侣之外的适用对象,更加方便“需求定位”的用户群。这倒让我想起来前几年非常有意思的小额诈骗手段,在公共厕所、黄色论坛、相亲网站、甚至是性服务等网站都会有这样类似的精准广告投放——“手机定位”,简单的四个字但是可以给人们以无穷的想象,人和人之间的了解不可能100%对等,所以这样的产品很好的抓住了人们的内心渴求,与其说是满足需求,倒不如说是将人类内心一个黑暗的点无限的放大到极致——当这个黑暗点具象化之后,就变成了这样一个可以被安置在当事人身上的定位器,随时了解当事人在什么地方,是否有撒谎、偷情、出轨、不伦等等人类通过这个内心的恐惧点无限放大的事实。

当时有很多人在这样的小额诈骗之上被骗,安装了APP,一层一层地付费,放任自己内心的黑暗吞噬掉理智的人们,不断地追求着对别人的跟踪和猜疑,最终心甘情愿地上当。不得不说,如今这个叫做“爱的坐标”的APP,更加“合法化”的将这样的需求变成了产品,在人们最关心的节点上面设定收费点,一定能够大大的提高收益。

——节选自《∞》833 | 爱的坐标

虽然这个APP看上去解决了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他到底在哪里。但是本质上又没有解决任何的问题,因为就算知道了对方的所在地,他也有各种手段方法可以让这个地方变得「合理」。「在哪里」「跟谁」「在做什么」这些都是再简单不过的表达,有人甚至可以被捉奸在床的时候,找到一大堆看似合理的借口来掩盖既定的事实。所以这个需求的出发点虽然在于「不信任」和「窥探」,但这么多年以来,人们都用了一个错误的方式来满足这个需求。

「疑点管理系统」的核心就在于解决的不是当下的事情,而是将整个事件放回到过去、计算当下、然后套用到未来。他说他出差,但事实上又留在了某一个地方,他无法自圆其说的说辞,要如何找到一个不攻自破的点——这些复杂的计算模型就不需要再由当事人自己去想——觉得他在说谎,就用公式去计算他是否存在前后矛盾的地方;不想被人识破自己在说谎的,就用公式去套用他的质问,然后回答一个不会被识破不会矛盾不会无法自圆其说的答案。

这就是这套系统的美妙之处——矛与盾,自认为可以攻破世界上任何坚无可催的存摧;或者自认为可以防御世界上任何攻无不破的存在。这本身是个悖论,但是只要参与到这套计算模型中的样本越多,就能形成一个微妙的平衡,破不了的谎言和骗不了的真相,他们本身就是相互存在的东西,缺失了任何一方就失去了乐趣。永远怀疑对方在欺骗的人,想尽办法去窥探对方的秘密,若对方丝毫没有一点谎言可言,那猜疑的游戏就会变得无聊;永远都在撒谎的人,想尽一切办法去圆自己的谎言,若对方无所谓真与假,那说再多的谎言都只是废话。这便是「疑点管理系统」的核心,让谎有对象可猜,让谎有对象可撒,让撒谎者与猜疑者不再是孤单的彼此,而是紧紧联系在一起的彼此。

当然,这套系统也有「不可抗力」的条款,这可不是什么免责,而是无法被预估的可能性。比如最近疫情反弹,保不齐就有对妻子说自己要出差去其他城市的人,结果他在其他城市被隔离的,隔离的地点不是酒店,而是另一个陌生女人的家。这样的「黑天鹅」是没办法被完美解决的,这个时候又得会到当事人自行去补救,去一个接一个的圆那个永远无法被圆上的谎。

如果您对这套系统有投资意向、完善建议等,可以在留言部分告诉我。

哦对了,这套系统还有两个原命名,但是由于不太好听,被否决了:「婊子配狗系统」和「什么锅配什么盖系统」。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