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与圈

△ 072|猪与圈

这事儿啊,发生在老老年间,具体什么时候的时呢,按行话来讲大概是「羊还能上树」那会。

刚开始养猪,养猪人还能让猪在圈外自由活动。但有天突发了一场猪瘟,一开始谁都没有在意这件事情,依旧让猪在圈外自由活动。是因为镇上领导咨询了本镇养猪专家,他说本轮猪瘟并不会造成太大的影响。所以养猪人依旧将猪每天都放出猪圈,虽然有的养猪人家里确实有死猪,但因为不是自家的猪圈出事儿,所以养猪人也不在意。反而有些养猪人还挺开心——东村老赵家的猪死了几头,这下今年又要亏个几万块钱了。

可是好景不长,猪瘟呼啸而来,导致在户外自由活动的猪被集体感染,许多养猪人家一连好几天接二连三地死了好些猪。养猪人们气急败坏,都提着因为猪瘟病死的猪头,冲到镇上的养猪专家家门口,怒气冲冲地要求专家给个说法。没想到因为听信养猪专家预测的人还不少,都对这个猪瘟可以控制信以为真而掉以轻心,专家的门被堵得水泄不通。他哪里见过这种声势浩大的阵仗,不得不慌慌张张地向跟村镇的防疫站报备事情的严重性。无论是他亲自解释,还是镇上的其他专家来好言相劝,养猪人反而更加的暴跳如雷。

最后专家们和镇上的防疫站共同商议:乱世用重典,得用点非常手段——凡是还在猪圈外自由活动的猪,一律当成病瘟猪处理,凡是猪圈卫生不过关的,也一律认定为不合格,不合格次数达到一定数目,也直接当成病瘟猪圈处理。养猪人一听,赶紧扔下猪头,一哄而散地赶回家把自家的猪都赶回猪圈,又是清洁又是消毒,生怕自己被评级为不合格。镇上的养猪防疫部门还真的恪尽职守地天天上街打猪,凡是见到有在圈外自由活动的猪,二话不说就是几闷棍打上去。养猪人一看,心更慌了,看来这次不是危言耸听——看来猪瘟是真的发生了。

但是猪可不管,平时都是在圈外自由活动惯了,突然给关起来,多少有些不习水土,成天想着往圈外逃。养猪人为了不被纠察队抓个现行,干脆自己拿着个木棍天天守在猪圈前面,颇有些亡羊补牢地意味。但凡有探出头想要越墙而过的猪,就是一棍子伺候,猪常常被打得嗷嗷叫,在猪圈里满地打滚。养猪人虽然心疼,但总比在圈外被纠察队打死的好;有些养猪人就差一点,一头猪感染了,结果没想到整个猪圈都被封锁处理,一整年辛辛苦苦饲养的猪就这样毁于一旦,但养猪人也只能吃哑巴亏,他根本不敢找谁理论,否则他连明年养猪的资格都没有了。

猪瘟持续了很久,人累了,专家和猪也累了——专家不敢妄自推测猪瘟还要持续多久,猪再也不敢往猪圈外乱跑,但猪的肉质在明显的下降,毕竟以前这个镇上的肉猪都是以「跑山」出了名的。这倒好,猪不乱跑了、猪瘟是治住了、但是猪肉也变得一钱不值。这次比养猪人更着急的,是镇上靠猪肉作为生计的猪商,猪肉卖不起价、养猪人赚不了钱、自己也捞不到多少油水,说不定猪瘟这样一搞啊,明年就没有多少养猪人会养猪了。这次换猪商找镇领导闹事,要求专家给一个确切的说法,到底这猪还能不能养还能不能卖。镇上又开了一次大会,大家一致同意猪瘟可以宣布结束了,若再不让猪出圈,猪肉就彻底有市无价了。

养猪人这一听,都松了一口气,他们终于可以把猪从猪圈里赶出来了。没想到的是,这下换猪开始使心别气了,因为被打怕了,就算猪圈的大门敞开着,这些猪都寸步不离猪圈。养猪人气急败坏,拿着棍子冲进猪圈赶猪,这下倒好,看见养猪人拿着木棍进了猪圈,都发了疯地在猪圈里跑,整个猪圈整的鸡飞狗跳的。就算这样,这些猪都不见有一头敢跑出猪圈的。养猪人攒在一起商讨办法,最后一致决定,只能再找镇上的防疫站出台办法。防疫站动员全镇的养猪人,一起为猪营造更好的环境,上山除杂草、种猪喜欢食物、刨挖水渠水洼,家家户户的猪圈都挂上「修山种山让猪飞跑、创富造福奔向明天」的横幅,都希望能让猪出圈。

至于后来怎么样了,很可惜我没有查到多少文献资料,但我想应该不容乐观,若养猪人成功了,整个村镇创收了,或许还能找到更多老老年的资料。

找来找去,我只找到最后一则关于这个「养猪镇」的消息,是西村的张姓养猪人家里,母猪生育有问题,为了鼓励母猪多生多育,镇上的专家连同领导,一起去养猪人老张家的猪圈里挂横幅:「多生多育共筑养猪大镇,来财来福齐享幸福小康」。

《猪与圈》有7条评论

  1. Pingback: 姐弟 - 莫比乌斯
  2. 你这说的让我想起了狼。
    当年,人类在兽界逐渐脱颖而出,初期文明诞生了。狼族里面有一群比较懒惰些的狼,它们不想在自己打猎了,就开始逐渐剧集到人的部落周围,可以吃人类扔掉的一些肉骨和其它食物。人类那个时候有一个烦恼,部落的人越来越多,那么屎就会拉的越来越多,这样部落的周围全部被屎占据了,而这群懒惰的狼族群在人类的屎中(已经大半脱水的)发现了居然有可以对自己身体友谊的化学物质(营养),它们开始不光吃那些骨头,还吃这些屎。人类有天发现了这个族群的狼,以前是被它们当作猎物来猎杀的,居然可以帮助他们清理屎。人们发现了这种和谐的共生关系,便开始饲养这群狼,后来他们发现这些狼不仅能够帮助他们清理屎,还能帮助他们打猎,开心不已。经过一代代人的努力和一代代狼的自我觉醒,这群狼族中的异类有了个新的名字,叫做狗。很多很多年过去了,人类的爱心人士开始离不开这群“小奴才”了,它们也离不开人了,而且被杂交的各种乱七八糟的样子,但依旧不变的是忠诚。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