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爱的时候喊了前任的名字


△ 068|做爱的时候喊了前任的名字

这个题目应该是很多年前在写公众号图文时所用的一个题目,不过内容倒没有写太多尖锐敏感的话题,无非只是吐吐槽开开玩笑罢了。

但是真的会有人在做爱的时候喊了前任的名字?我看未必,现在做爱时候所用的称谓已经贫瘠到只剩下「爸爸」和「骚货」了,再有好听的,可能反而显得不合时宜了。不知道这能不能算在是「文化倒退」的情形之中——现实虽然如此,但是网络上对情欲场景的描写,倒变得越来越有趣。为了躲避网络审查,做爱已经不能大张旗鼓地出现在网络文章之中,作者不得不将这些「勾当」隐晦在字里行间之中,其中不乏很多拍案叫绝的描写,比如将种红薯与做爱意象化地挂钩,让人看到最后那一刻才拍拍大腿脱口而出一句「妙哉」。

换一个思路,做爱时的称谓变得越来越简单,简单到甚至男女媾合、男男龙阳、女女缠绵都通用一样的词——这能不能说是真正做到了男女平等(当然,硬要打拳也能打,凭什么男的被称为「爸爸」,女的被称为「S货」)——这样的称谓简单化,其实也是一种进步,至少没有人会在做爱的时候再喊错对方的名字。但心中想的是谁,只有当事人自己知道。

我记得很多年之前,人们喜欢讨论一个话题。不过有可能现在也有很多人在讨论这个话题,只是因为我过了对这个事情敏感和在意的年纪,所以误以为这个话题已经过时了——即「肉体出轨」和「精神出轨」哪一个造成的伤害更大?也不知道那个时候脑袋为什么会抽到觉得「精神出轨」造成的伤害更严重,这个问题本身就有问题,因为这两种出轨根本就不是「非黑即白」的关系,但年轻的时候总是容易被这种「是非对错」的事情整得神魂颠倒的。我现在依稀能想到我选择「精神出轨伤害更大」的原因:貌合神离的感情关系其实是对双方最大的伤害,何必要再浪费彼此的人生呢?「肉体出轨」相对于来说,好像颇有一种哲学意味:我精神上爱着一个人,肉体上出轨了别人,但是这种爱是不会改变的。

我他妈还真的认识有这种「价值观」的人,以至于有一段时间我都怀疑是不是我对「肉体出轨」的认知存在谬解,没有将这群「外面彩旗飘飘、家里红旗不倒」的认知给考虑进去。而对于这群人,他们在做爱的时候如果叫了「爱人」的名字,这是不是显得非常的「伟大」,因为他们区隔了肉体出轨和精神出轨的界限,让那种爱得到了肯定和升华。

出轨就是出轨,无论哪一种,带来的伤害大小,好像跟与谁做爱、喊了谁的名字、做完回家有没有觉得内疚都没有关系,而是在被出轨那个人,是否想要去戳破那个既定的答案罢了。前几天在《你猜我猜不猜得到你猜不猜》提了一句,很多婚姻关系破裂的夫妻,其实都已经知道了那个既定的事实,彼此不肯戳破最后一层纸,就是因为他们意识到如果连猜疑的机会都被剥夺了,那就彻底失去了与对方的联系。与其鱼死网破,还不如就这样苟活着,至少还能为恨一个人而活下去。

所以做爱的时候喊了前任的名字,要看你从哪个角度去理解。如果是对前任的怀恋,说不定这是一种爱(当然也有可能是此时此刻这个人的身体素质不如前任);如果这是其中一个人逼着对方喊出的名字,说不定这是一种有趣「性癖」。爱与不爱在当下都没有讨论的意义,因为谁不是真爱啊,只不过看时间的长短罢了。现在再来让我讨论「肉体出轨」和「精神出轨」哪个更严重,确实应该由被出轨的人来认定,如果对方觉得这是原则问题,那哪一种出轨方式都不行;如果对方和你之间只有最后「一层纸」,那出轨的概念都不复存在了。从选择是否要出轨的人来说,让他们选择的意义又何在?那些满嘴誓言的人,说得再天花乱坠,也会谨慎地不会在做爱的时候叫错名字,更不会让对方意识到自己正在出轨。

综上,这他妈还是个伪命题。不单单是「肉体出轨与精神出轨哪一个造成的伤害更大?」甚至「出轨会不会造成伤害?」都是一个伪命题。因为出轨的人就算回答了自己,要出轨的还是得出轨,甚至还会用「做爱的时候叫了前任的名字」来证明自己对另一个人的真爱;而被出轨的人,他依旧不肯与对方断开关联,要么他一辈子都不会知道对方已经出轨了,要么他就算知道了,但自己也只剩下恨对方的最后一项「爱」着对方的权利了。

所以啊,做爱的时候简化到「爸爸」「妈妈」「骚货」,可以说是一种社会进步,至少还给人留下了想另一个人的权利,这样看来被出轨的人就算在对方出轨的时候也可以「赢麻了」。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