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私换便利

不知道为什么,每过一段时间就会重复性地对一件事情进行重新考量,然后陷入到持续性地纠结当中——比如换输入法。

换成苹果全家桶之后,就一直在纠结用什么输入法。因为经常会有大量的文字工作,macOS和iOS原生输入法虽然在原生系统UI适配上做得不错,但是至今,macOS与iOS的词库不是同步的不说,每台系统的词库都是独立的,换完电脑和手机之后,词库又必须要从头适应一次。苹果系统的封闭性,在词库方面也是强调用户隐私,但是却牺牲了太迫切需要的便利性——当然,我觉得这种便利性更多是因为中文字体系的复杂和Windows时代遗留下来的用户习惯。

经历过上一个500日写作,搜狗输入法已经累计了100万的词库,它虽然很智能,但是却臃肿到我不敢再使用那个搜狗输入法账号——每一次在电脑上安装搜狗输入法,必定会对磁盘进行500mb以上的连续写入。而搜狗输入法的账号是完全做不到由用户自主管理已有用户词库的,这也是我对国产输入法最头疼的地方。

李彦宏曾说过这样一句话:「中国用户很多时候愿意用隐私来换取便捷服务。」现在再来品味这句话,我竟然没有刚开始的反对之意了,我或多或少会对这句话有了认可。大多数时候,作为一个中国用户,想要使用一款国产APP,就被迫需要牺牲掉诸多的隐私权——当然,在中国隐私权到底有没有那么重要,好像也得从长计议一番。从小被父母撬开日记本的锁、到后来经历了别人被网络人肉,隐私本身是一个不存在的命题,只是看人们什么时候去利用「便利」获取别人的「隐私」罢了。

而输入法,恰恰是最容易出卖一个人「隐私」的存在。输入的词频、常用的词组、在何种场景输入何种的关键词。乍一看,从去年开始多数中国互联网「有良知」地要求用户签署了一份隐私协议:他们承认确实有在收集用户的词频、常用词组、上屏内容等等,但同时也强调收集的用户数据是不会反推指向某一个特定用户。不过有趣的是,在所有隐私协议的最后一部分,都是关于「强制披露」的条款,有许多不需要「征得用户同意」就可以对内收集对外披露的情形:与履行法律法规规定的义务相关的;与国家安全、国防安全直接有关的;与公共安全、公共卫生、重大公共利益有关的;与刑事侦查、起诉、审判和判决执行等有关的……

虽然这些条款写在了最不起眼的最后部分,但这却是凌驾在此前所有「废话」的条款。当然,所谓的「隐私协议」也仅仅是强制弹窗,然后逼迫着用户去点那个确认,又有多少人真的会点进去一条一条地研究呢?

对输入法的纠结,常常都是以「便利」开始,结果当我用原生输入法码字到这里的时候,又发现好像没有那些看上去智能化的词库,我又能顺利地完成码字,并没有想象中的困难和不便利。

结果写到这里,感觉也没有那么纠结了。

由于豆瓣注销了,我找不到过去关于「隐私」与「便利」的讨论了,但是里面的建议我还大概记得几条:

  • 尽量使用系统原生输入法。iOS使用原生输入法、Android使用Google输入法;
  • 尽量不要使用国内网盘,优先考虑自建网盘、或使用Dropbox。是因为国内的网盘已经墨守成规地直接窥视用户的数据内容了,美其名「净网行动」;
  • 在互联网上不要使用原图上传,因为原图上传会保留很多照片本身的数据信息;
  • 微博开设一个会员,将可见度设置为半年,或者定期删除微博等社交软件内容。目的是防止有人会「挖坟」;
  • 多个电话号码,将与购物相关的电话全部转移到该电话号码上,除了可能涉及进关的身份信息确认,根据所属平台的名字,设定特定的收货人姓名,这样可以反推是哪一个平台贩卖了自己的网购信息,以便及时更换相关的个人敏感信息;

当然,还是那句话,隐私本身是一个不存在的伪命题,它没有被保护不代表它不应该存在,若要杠「你又没有做坏事你怕什么隐私泄漏」的,请移步至其他简体中文社交平台跟别人杠。

《隐私换便利》有2条评论

  1. 在win系统上输入法,我还是使用原生的,杀毒软件也是一样的,人们总是原生的是不好的。这就像路由器一样,联通搞活动送了一个,我觉得应该不好,然后我就去买了一个我认为不错品牌的,结果覆盖能力还不如联通自己呢。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