嫖婊关系

△ 063|嫖婊关系

因为没想好写什么,便回头去看了看上一个500日写作的第63天写了什么。

189 | Evelyn

这是一首关于一对连体婴儿的歌曲,大致的故事是一对双胞胎姐妹,他们分别两个脑袋共用这三条腿、两个心脏、两个肺、和一个肝脏,她们从小生活在一起,喜欢着相同的颜色、不同的故事、跟着收留她们的马戏团到处表演着,渐渐她们也期待着自己能够拥有幸福的感情,但是却也意识到自己的另一半,和自己身体无法割舍的另一个自己,是自己这辈子最大的束缚,他们苦苦地哀求着上帝,却只能听到彼此的声音。

这是一对死神光顾却又残忍地离开的双胞胎姐妹。她们从一开始期待着彼此能够幸福地活下去,到最后他们希望着对方能够离自己而去——但是她们也同样知道,一旦自己失去了自己的另一半,彼此都只能变成死神的玩偶。

我们的生活有太多这样的连体婴儿,他们表面上情投意合,却背地里做着背叛和残忍的事情,他们假意用共同的梦想彼此欺骗和隐瞒着自己的初衷,命运撕裂不了他们的情感,却可以用自己的双手轻易地撕毁,莫名的讽刺。他们在需要对方的时候,呼唤着对方的名字,而又在背叛彼此的时候最害怕听到彼此的名字,交替着的演奏着虚伪的乐章,敲击着内心最鬼魅恐怖的乐器,歌颂着爱和和平的颂歌。

“有一天你会背叛我吗?”

“不会,永远都不会,因为我就是你,我背叛你就等于背叛了自己啊。”

他们在城市的每个地方诞生着,缔结着欺瞒的契约,拿着自拍杆为亲爱的彼此拍照,赞美着彼此的妆容和服装,分享着彼此不同的食物和情感,又放下彼此的身段一起喜怒哀乐——他们发誓着永远在一起,且不会害怕食言的灾难。

“有一天你会背叛我吗?”

/ 在值得背叛你的那天,你一定是第一个。

/ 因为我们的名字叫Evelyn。

不记得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别人的「背叛」开始变得无所谓起来。要说是「背叛」,也是过去的一种夸大其词,总觉得一段人际关系一旦开始就是自己所珍视的一切,不相信彼此会有背叛的一天,越是这样的期望就越是会被毁得遍体鳞伤的。所以大概是因为不想再蜷缩在一个角落害怕受伤,倒不如自己做了那个主动「伤害」别人的人。

大多数的人际关系,都是靠利益来维系的,这是最简单的也是最不容易被破坏的。不过在那个「不想活成自己讨厌的成年人模样」的年纪,这样的人际关系是我们最不屑和厌恶的。那时候想要的人际关系都是能够维系一辈子的,彼此都信誓旦旦要一起保持这份难得的情谊。不过基本上一段「复杂」的人际关系,3年差不多就是极限。之后的关系要么是彻底冷淡,要么就稳固成了虽然没有太多的语言,但是一旦彼此有事都会第一时间出现。如果有统计学家来专门针对人际关系做调查,我预估后者的占比只有3%左右。

回过头来想想自己,过去那些信誓旦旦要永远不背叛彼此的人际关系,好像也没有剩下几个,决裂不是因为「背叛」。我猜或许是有一天彼此之间意识到过去的那些承诺是足够让自己尴尬一晚上的傻逼发言,为了逃避这种尴尬,干脆就彼此相忘于江湖好了。

除了简单的利益关系,另一些就是那时候信誓旦旦要在一起,用爱发电的关系。我想了很久,也实在没有找到合适的(或者说是「好听」的)比喻来形容这样的关系,最后能想到的还是那个由我创造的人际关系词——嫖婊关系。即字面意思,是嫖客和婊子两情相悦的关系,嫖客和婊子相爱,婊子不再向嫖客等价交换,彼此用爱来维系之间的关系。他们之间可以有这个世界上最坚定不移的誓言,有对未来最淳朴的最现实也是最触手可及的期待,甚至他们能拿出感动天地的情谊来证明彼此之间的不会背叛。只不过他们所有的认知都处于两个人缠绵悱恻的瞬间,当嫖客离开房间,他还能「跳槽」;而婊子不再赚钱,她也可以「调头」。

嫖婊关系真的是世界上哲学事物之一,他们看到的只是眼前的一切,却能在彼此之间能规划出关于未来的一切。我对你坚定不移,你给我前程似锦,我给你画个大饼,你给我感恩戴德。显然,嫖婊关系并不限于一对男女之间的爱恨情仇,反而在职场看上去会显得更多。那些誓死要跟公司进退的、被老板灌下大饼还没有缓过神来的、在年会上声泪俱下感谢公司感谢老板宣誓第二年要为工作作出更多贡献的,好像到最后都是走得最轰轰烈烈的那个。

嫖婊关系是没办法调和的,因为所有的原因都在嫖客身上。他宁愿到最后和婊子貌合神离地过着,也不愿意面对残酷的事实。没办法,谁叫婊子夸几句嫖客,嫖客就觉得自己得到了全世界呢?如果嫖客这就跳槽了,可能在下一个妓院就不会被这么多人拥护和尊重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