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门夹过的核桃还能补脑吗?

△ 060|被门夹过的核桃还能补脑吗?

闲来无事,逛别人博客的时候,看到了一个有趣的ID——「被门夹过的核桃还能补脑吗?」,看到这个ID先是大笑了一番,接着觉得颇有几分浴室沉思的意味,结果还真的在想这个问题。

首先声明,文中即将出现的人物患有小儿麻痹症,可能会对其行为、认知等进行描述。文章本身只是陈述事实,并没有任何的总结和定义,请不要Overthink。如有冒犯请谅解。

这段记忆还是在童年的家属院,在一楼的一个家庭,有一个年纪16、7的哥哥。在那个年代,他就穿得很「潮」,很喜欢韩国的偶像组合HOT,所以他的装扮和那时候的「哈韩风」一样。有时候他会在家放很大声音的音乐,也都是HOT或者是其他的韩国歌。邻居一开始也会深受其扰,向其家里人抱怨不满。但是后来这种不满也没有人再抱怨,大家都在默默接受这个哥哥这种「个性」的行为。因为我家住在三楼,有时候他放的音乐,会震得我家楼板也跟着颤动。我也抱怨过,但我意识到这个哥哥其实是一个从小患过小儿麻痹症的人,他有很多行为和认知都停留在了一个固定的年纪。一开始抱怨的邻居也因为得知他的过去,也都原谅了他的行为。我倒觉得没有什么好原谅的,人们对他预设了「可怜」的标签,他的家人对他的后遗症感到愧疚,也预设了一种「补偿」的标签,所以他的很多行为都应该被原谅。这样的预设只会让更多的人嘲笑他,都觉得他脑子被门夹过,他的家人如何放纵他的行为,旁人只会觉得这些「特权」就是因为他的脑子瓦特了。

反过来说,包括他的父母在内,以及周围的邻居,要不是都将他当作是「脑子瓦特了」,又为什么要专门为他搞些「不要计较」的规则。当然,我这样的想法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我也看过他「发飙」的模样,因为父母没有顺着他的意愿,他便在家胡打乱砸。所以这种恶性循环就此开始,越是退让他就越是认为自己所做的没有任何错。至于他后来如何,在搬家之后我也不得而知,不过类似这样的人,我在后来的人生里也遇到过不少。

比如向我抱怨男友出轨的人,对方声泪俱下地道歉,问我是否还有继续在一起的必要。我一般都不会回答这样的问题,因为会来询问这个问题的人,原本心里面就设定了另一个确定的答案——或许这个人还能再救救。一段时间之后,她就会意识到,他依旧还会出轨,而且会更加地隐藏、有手段和会伪装。最后无奈分手后,她还在自我总结,那个时候的道歉原来都是假的——我倒觉得,道歉是真的,道歉为了赎罪也是真的,当然道歉是为了下一次更心安理得地出轨也是真的。人渣的内核就是人渣,无论他作出多大的承诺,内在还是烂的啊!就跟核桃有没有被门夹过的结果一样,能吃的依旧能吃,是烂的还是烂的。

(还有些脑子被门,不对,核桃被门夹过的,也不对)总之,这样类似的人也经常出现在职场之中。对这类人我们就像对待最开始所说的那个「哥哥」一样,我们只希望他们不要捣乱就行。做不做事已经变得无所谓了,就算在会议上他们会指点江山地说个半个小时以上,我们希望的只是他们能安安静静地存在,不要添乱已经是我们对他们最低期望。当然,这样的人也总是能活到「最后几章」,因为他们不用做事,就意味着不用担责。常常他们能耗到同期的人陆续离开,随着他们所在的时间越长,他们就越成了元老。总有一天这些不做事、还不被开除、让人怀疑是不是公司嫡系的员工会坐到属于他们的领导板凳上。那个时候他们更不需要脑子,因为屁股已经决定了他们的一切。这个时候,如果说他们的工作是砸开核桃,那他的决策就是砸开核桃的方法,是用门夹开、还是用脑子撞开,甚至是用他作为领导的肛门夹开,这都是他说了算。

还有一种对核桃执着的人,是那些坚持核桃一定能补脑的人。类似的人便是那些被捧到天上然后又摔到地狱的明星,他们被冠于「明星」的定义,所以作为公众人物的他们一言一行都必须要接受所有人的评判标准,只要不满足其中一种标准,那他很有可能就会被从神坛上给拽下来。明星可以出轨吗?为什么不能?但是作为神坛上的人造神,他们自然不允许有这样的行为存在。他们是神,是近乎阉割状态的存在,他们甚至不允许自渎(之前就有过明星自渡视频流传出来,该明星被社会封杀的事情)。问题并不出在明星身上,他们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欲,只是为什么他们的私人生活会带来如此巨大的惩罚成本,归咎原因,还是在这群造神之人的身上。当他们将核桃与脑子画上等号之后,就会「身同感受」地去规范夹核桃的行为,用门夹核桃本质上和用门夹脑袋似乎没有太大的区别。

被门夹过的核桃还能补脑吗?不能。用脑子撞开的也不能、被明星代言的也不能、被肛门夹过核桃更不能。因为核桃本来他妈的就不补脑。

《被门夹过的核桃还能补脑吗?》有2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