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田

△ 057|拆田

楼下那片在围墙里面被藏起来的田地被拆了。

我从上一个500日创作的《∞》里面,愣是没有找到关于这片田地的文章,我明明记得写过关于它的故事。其实那是一片一直没有施工的工地,大概是因为没有开放商接地,所以那一片区域被围墙给围了起来。不久之后,就有附近的居民发现了这块荒废的空地,渐渐地,上面出现了一块一块规则的农田。到今天也差不多有5、6年的光景。可惜的是,这两天,保护着这片「私家农田」的围墙被拆了,这些田地的秘密最终还是被人发现,要不了几天,挖掘机也会将这些养活了几个人,甚至让这几个人误以为这就是自己的私家农田给毁掉。

如今这些田里,还有赶在开春种下的新一年的作物,没想到就这样彻彻底底地被毁掉了。倒是没有看到有人拦在挖掘机面前,阻止这些万恶的资本主义开发商毁掉「自家」的良田,一连好几天都没有看到有人来打理这里田地,大概是已经认命放弃了这些陪伴了自己5、6年的田地;抑或是拿到了一定的「赔偿」。总之,这块田迟早要被拆掉。而施工工地也已经被另一个新的围墙给封锁了起来,这块暴露在一片废墟当中的田地,像是沙漠里的绿洲一样,它似乎真实地存在过,但现在却变成了那几个把这里当成是私有土地之人遥不可及的地方。

话说的现在,推土机正在横向推除这些田地,机器轰鸣的声音、履带在田地上辗压过的辙痕、挖土机翻起的褐红色泥土、绿洲被吞噬的边界,都颇有一种毁灭的哲学意味。它的机械臂巧妙地在地上以身体为原点划着弧线,弧线翻动着绿色的田地,让它瞬间归于乌有。像是蚁后正在啃食一片树叶,一层一层、一圈一圈地侵蚀着绿洲的边缘。此时此刻,蚁后正在绿洲的边缘蚕食着田地,而田地的正中央,还有最后一个人,在着急地捡拾着最后的作物。相对于蚁后,他显得如此的渺小,像是一只蝼蛄,把自己藏在田地之中,却因为有人翻动田地而惊动了他们的宁静。蝼蛄每捡一株育苗,就会抬头看一眼蚁后蚕食到了什么地步,紧接着又和蚁后一样的姿势,弓着背把身体埋回进土内继续寻找着。我想他应该也是临时知道今早会对这片绿洲侵略,他根本没有准备任何的承载工具,只身赶到田地,幸好他还是理智的,至少没有作出螳臂当车的事情。

见有蝼蛄在抢救绿中最最中心的田地,蚁后也放弃了从边缘的蚕食,径直辗压过田地,逼近了那个蝼蛄正在收割的区域。穿着黑衣服的工作人员,他们守护在蚁后身边像是工蚁,也上前驱赶那个无助的蝼蛄,让他远离施工区域,蚁后并没有任何的情绪,在蝼蛄的眼皮下面,将铁颚插进了整整齐齐种排着新一年作物的田地,它没有搅动,而是直接挖起了一勺,抛洒在了身后的辙痕之中。我听不到他们是否有过争吵,毕竟此时的快感并不来源于这种力量的对比,而是来源于蚁后每一次将铁颚插进田地,然后狠狠毁掉那些幼苗的画面。那个蝼蛄好像放弃了对农田最后的补救,认命地被工蚁请出了施工场地——原来他是从围墙的窟窿中鱼贯而入的。那个刚挑衅完还带着胜利姿态的蚁后,又回到了田地的边缘,继续着刚才蚕食的工作,一层一层、一圈一圈。

见田地被毁,另一群人从另一个围墙的窟窿鱼贯而入,他们抢食的不再是农田,而是被翻找出来的垃圾。他们在刚才蚕食过后的边缘、在废墟里面寻找着一切可以卖钱的东西。他们身后拖着大口袋,像是某种待吸血的蜱虫,他们贪婪且狡猾,就算是在工蚁的眼皮底下,他们都能镇定自若地寻找着。若身后的虫囊未被填满,他们就不会离开这里。

不知为何,那个巨大的蚁后离开了田地,她蜷缩着铁颚像是受到了某种攻击一般。她的离开,让原本属于这片领地的昆虫又躁动了起来。更多的蝼蛄回到农田里,开始抢收他们的育苗。他们和蜱虫之间有着微妙的互不干涉的协议,蜱虫只能踏入那些被蚁后蚕食过的废墟,而蝼蛄所保护的农田区域,蜱虫不得踏入半步。我看了半天,才发现蚁后的离开是因为有一只蝼蛄站在刚才她正在吞食的地方,那个一身红衣的蝼蛄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这或许是另一份协议,要给蝼蛄足够多的时间。

不过蝼蛄没有多少时间,才被种下的育苗,就算了拔出,他们也没有新的绿洲能承载。一些蝼蛄开始进化,他们把原本打算用来放育苗的口袋变成了自己的蜱囊,也加入到了那些蜱虫的行列——只不过他们有更优先的特权,他们可以从原本属于自己的田地里开始搜寻东西。原本微妙的互不干涉协议也很快会被打破,因为从蝼蛄进化而来的蜱虫破坏了原本属于蝼蚁和蜱虫之间的公平,也因为蚁后的轰鸣声再次响起,要不了多久,他们就会被工蚁赶出这片领域,然后在这片曾经肥沃的田地上,建起新的蚁穴,去容纳更多的蝼蛄、蜱虫和蚂蚁。

《拆田》有3条评论

  1. 当下,果然蝼蛄和蜱虫之间的协议破裂了,蜱虫拖着蜱囊开始吞噬原本属于蝼蛄的的田地。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