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凭本质上和卫生评级一样

△ 056|文凭本质上和卫生评级一样

早上吃个苍蝇馆子,墙上那个代表着「较差」的C级卫生评级赫然在目,但也不耽误我吃这家苍蝇馆子的食物,这家店我已经吃了15年以上,好像它也从来没有突破过这个评级。后来也有人陆陆续续来这个馆子,但是并没有人在乎这个所谓的评级,至少这个评级并没有对这家店开了至少15年的历史作出任何负面的评价。

突然脑子里面灵光一闪,做了一个不太好的类比:卫生评级的本质和文凭其实是一样的。

这个类比应该会惹到很多人,特别是最近刚好研究生成绩公布之后,一些人选择继续二刷、一些人新加入到研究生备考行列、甚至一些人准备辞掉工作在家准备考研等等。文凭一直以来都是中国人心中的一种魔咒,学历上面的差别似乎能说明很多问题,但是这种问题到底是些什么,每个人又都说不出具体的差别或是某一种公认的标准。反正大家都在强调这件事情的重要性,那就说明它真的很重要罢了。

我并不是个传统意义上的好学生,所以有些话由我说出来着实有些「幸灾乐祸」的意味。比如「高分低能」这个词,就不应该由我这样的人说出来,但就算我不提这个词,是不是就意味着这个世界上不存在「高分低能」的人了吗?毕竟我不是一个拥有好文凭的人,所以对我来讨论文凭的事情确实让人不太信服,那我们就来聊聊「苍蝇馆子」的事情好了。

重庆有很多苍蝇馆子,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重庆开始大规模地进行餐馆卫生评级工作。每家每户都需要在店内最明显的地方张贴一个公示员工健康证明、营业执照、经营许可以及卫生评级的公告栏。为了更为直观地表达卫生评级的好与坏,评级分成ABC三级,三个级别分别对应笑脸、微笑脸和伤心脸,用这种最直观的方式来展示这个店铺的卫生级别。不过我也发现一个很有趣的巧合——许多开了很多年的苍蝇馆子,累计大批量的顾客口碑、味道也经历过了时间的考验、甚至在疫情期间都没有关门歇业,这被称之为「苍蝇馆子」的店卫生评级往往都是C,好一点的可能是个B。

而往往开在商场里的、连锁性质的、或者是整得个蓬荜生辉的网红店,多半都是以A的卫生评级来打响自己的招牌,至于好不好吃,这个本就是千人千面的事情,我只能说大概是因为我的舌头被苍蝇馆子养刁了,所以「网红店」对我的诱惑并没有那么大,就算他们努力地将卫生评级的A展示在最显眼的地方,甚至还要配上透明厨房的直播视频。不好吃就是不好吃,吃一次的客人可能就不会再来了,但是好在网红店有自己的营销能力,总能源源不断地制造热点让乌合之众一窝蜂地来打卡、然后失望、不再来、然后再制造新的热点。

苍蝇馆子虽然卫生评级确实不咋地,但是好在味道好吃,而且能在一个老街坊开了十几年甚至二十几年,它是否有这样一个热点,那些回头客还是会找到它、一段时间不吃会想、分享给亲密的朋友都得想想对方有没有这个资格。此前有人对这样的「现象」做了一个有趣的调查:为什么人们会如此忠于苍蝇馆子,而不愿意接受一些网红店。他们的结论是「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环境差、态度冷淡的餐馆反而能吸引客人不停地回顾,是因为他们对这种差别待遇产生了奇妙的斯德哥尔摩综合征。但如果再追加一个条件,这家店的东西并不好吃,那这种所谓的「综合征」又会不会产生呢?

这就跟那些天天吵架甚至动手的情侣一样,为什么到最后还不分手,归究其因基本上都是因为他们的性生活非常和谐罢了。食色性也,吃东西和做爱没有什么区别,好吃的东西让人的大脑产生过多的多巴胺,从而制造和做爱一样的心理快感罢了。若不是没有好吃的东西,谁会对一个环境差、态度冷淡的馆子产生感情啊!换过来,那些金玉其外的网红店,做出来的东西跟吃屎一样,谁还会去第二次。当然,如果那个店的灯光、造境很适合拍照,食物好看但是跟屎一样难吃也无所谓,因为至少这个店的功能不是为了来吃而是为了来作为网红拍摄地。

就好比有一次我和老婆去上海宝格丽的下午茶,我们去真的是为了品尝一下茶点,结果我们反倒与周围人完全格格不入。他们都是等茶点端上桌之后拍照、特写、拿在手上放在嘴边作出挑逗的姿势但又不吃它;一个拍完,换下一个脸都一摸一样的人继续来拍照,要不是因为服装不同,我还以为是同一个人原地换了另一套衣服继续开始拍照;等她拍完,再是下一个人……临走前,茶点一个没有吃,却要工作人员打包,因为这样可以拿到宝格丽的纸袋子,这也是后续拍照需要的重要道具——好像只有我们还把宝格丽下午茶当成是「吃」的功能,但因为所有人都在做「拍照」的功能,连我们这种格格不入的人,也都觉得这个茶点索然无味。

开了十年的老店,做得好吃,怎么都会有客人来;开了一天的新店,装修得再漂亮,东西不好吃,客人或许还会来,但并不是为了吃的而已。对了,往往都是后者这样的人,才会天天叫嚷着「不忘初心」。

《文凭本质上和卫生评级一样》有4条评论

    • 这个反而是得看做出选择的人的取舍,是要卫生评级好,还是要味道好吃。味道好,卫生评级好的自然是最好的选择;但是选择了卫生评级好的,可能就要做好东西不好吃的心理准备;选择东西做得好吃的,可能就得调低对卫生评级的要求。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