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队

△ 052|排队

好巧不巧,成都限行,今天没办法开车离开。滞留至今天晚上,就必须得持有48小时后核酸检测阴性证明才能顺利离蓉,所以早上不得不整理好情绪,去医院预约了核酸检测。到了医院才知道,原来预约核酸检测的已经排队了整条街道。

我并不是一个喜欢排队的人,因为大多数时候,我不会「投机取巧」也不会「正义凛然」。我只能要求自己遵守排队的规则,但是对那些不遵守规则的人,我却没有半点办法。以至于我不破坏别人的规则,但是随时随地会被别人破坏规则。好在今天早上的秩序井然,大概是因为人们都已经习惯了核酸检测。

在日本遇到过一次被「别人」破坏规则的事情。在环球影城游乐园吃午餐,其实有一桌中国人,一个一直都在大声打电话的男人随手把他们桌上吃完的垃圾放到了另一桌上,那一桌是两个日本小孩,他们的母亲去点餐了。看着被别人放了半边桌子的垃圾,两个日本小孩顿时不知道该怎么办——我能想象对他们而言,这种完全脱离「秩序」规则以外的事情,就仿佛是社会秩序里的一个无法被识别和定义的BUG,他们一直以为每个人都是遵守秩序的,然而这种完全破坏规则的行为,到底应该如何处理。

看了很久,我意识到那两个小孩子很想在母亲回来之前将这件事情给处理好。所以我站起身走到那一桌中国人面前,要求他们把自己扔到别人桌上的垃圾给送到五步开外的餐盘回收台。两个孩子见「得救」了,开始「纠结」另一个事情:如何给我这个中国人道谢。直到他们的母亲回来,他们讲述了发生的一切,那个日本母亲急忙向表示感谢。大概我就是那个能够处理这种奇特BUG的程序,这件事情现在想起来,还是觉得很「羞耻」,不是因为我帮助了一个人,而是因为我不得不用中文在外国去要求另一些中国人去完成应该遵守的秩序。

但是反过来想想,把餐盘放在别的空桌上面,或许在中国而言,是一个非常正常的程序规则,并不需要上升到这样的指责与定义。

核酸检测的队伍终于排到了队首,这个时候我们才意识到,原来这两个完全不同的队伍,其实早可以分别让两个人排队,这样在处理完其中一个流程时,紧接着可以在第二个流程持续进行。我说了句话,现在想想还挺有哲理:「人总是要在经历过之后,才会总结出各种各样的道理。」但是这种「投机取巧」却并不是秩序里本身存在的,而是那些「投机取巧」的人让这个不应该存在的规则,成了默认的规则。就好比是在翻台率非常高的游乐园饮食区,将别人留下的餐盘放到另一个人的桌面上,然后自己吃完的餐盘又留在了下一个人的桌面上。当这个规则成为大家都「遵守」的条款之后,一个人指责别人留下垃圾,便成了「不应该」,因为那些留下垃圾的人也会说「我们本来的桌子上也留下了上一个人的垃圾」。

「人总是要在经历过之后,才会总结出各种各样的道理。」是这样没错,那些「投机取巧」的人在将自己的规则也加入到原本的规则之后,这句话还有后半句:「但是下一次再来,规则又会改变,因为上一个规则早就被这群人给破坏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