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与运

△ 051|命与运

最近在成都出差,说是出差,事实上是来接家里的第四只猫回家。

刚接到猫的第一个晚上,就发现小猫的瞳孔散瞳看不清东西,才意识到可能这是一只「有问题」的小猫。因为没有能够接诊眼部疾病的夜间医院,就只能带着小猫回酒店继续等。那晚我半梦半醒想了很多,本想用「契约精神」去对质买卖合同的双方,但又觉得这只猫若真有眼疾,又太过可怜,倒不如我们对他负责,让他下半生过得不那么悲惨。

好在,这只充满灵性的猫在第三天又奇迹般地好了,估摸着是应急性的肾上腺素骤升导致了散瞳。颇有一种接到小猫之后,给的关于要不要照顾他一辈子的第一个灵魂拷问——如果他真的天生残疾,他到底算是被归于商品还是被归于是宠物。

小时候家里也有养过猫,那只猫整天出门玩,傍晚才回来。有时候一去就是几天不回,家里的老人总是念叨「没了就没了吧,大不了再买一只」。猫对于那时候的家庭而言,不过是一种工具,所以它的消失并不会给人们带来太大的精神痛觉体验。好在那只猫常常隔三差五地失踪,但是又都回到家。最后那只老猫是老死的,在离开的时候,家里的老人还是难过了一阵子,嘴里常常自嘲那只不过是一个工具,没想到到最后还是产生了不该有的投射到「工具」身上的感情。

其实我已经做好了如果这只猫患有眼疾就必须得照顾他一辈子的决心,但是真要接受这一切,也只能交给时间去修复这之中的矛盾情绪。那个晚上,我突然想到了一个我们总是挂在嘴边,却没有好好去想过的词——命运。如果这只猫的确有什么残疾,而又是被我们看上的猫,这说不定就是对此对彼的一种命运。

「年纪大了」,反而心更软了。要换做以前,我早就吵着闹着要「商家」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不知为何,如今的我会去接受,说不定这就是命运的驱使。而这种接受颇有一种「认命」的错觉。

我并不觉得「认命」是一件坏事情,至少认清楚命运之后,很多事情变得容易「接受」了。反过来,「对抗」也并不是一件坏事,只是有些对抗在现在看来毫无意义。就比如我家楼上有一个学钢琴的孩子,在我听到他弹钢琴的这两年里,他压根就没有进步多少,至今弹奏一首考级的钢琴曲,还会有磕磕绊绊的地方。有好几次,我都想奉劝这个家长,要不要考虑让孩子在另一条起跑线上试试,该认命的时候就得认命啊。

当然,这种Judge别人的事情,也应该少做为妙。到头来,道破天机让别人朝着「该努力」的方向去「努力」了,这或许是帮了别人,但这种捷径的存在反而会成为多少人不想再努力的借口。

所以有时候啊,「认命」好像又不是件好事。

《命与运》有2条评论

    • 所以经常有朋友来问我,说算命到底有没有用,其实这个就真的很难说清楚。看清了吧,人觉得人生无聊;不看透吧,人又总是朝着错误的方向去白努力。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