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雷游戏

△ 048|扫雷游戏

有几则以前的见闻,可以和大家聊聊。

没人可以从对方的手机里活着出来

第一个故事,是一对情侣在吃烧烤时争吵。

大概是女人在吃烧烤的时候,突然突击检查男人的手机。女人将男人的手机从QQ检查到微信,又从通话记录检查到短信内容。每找到一条她认为有疑点的信息,就会直接询问男方:这是谁?她为什么给你发这样的消息?你们什么关系?

我和小莲打赌,赌这个男人到底有没有「问题」。我觉得他心中一定有鬼。因为他一直在用抖腿的方式,补偿自己的心理,然后总是想要挺直腰板,想通过这个方式看到女方正在检查自己的什么内容。

女人的询问非常细致,并且拥有超强的逻辑:这个人是谁?她的朋友圈为什么只有她的自拍,你为什么只给这个人点赞?她是什么地方的人,为什么你和她的聊天内容有一部分没有了?

至于她能不能找到答案,就算你不在当下的场景里面,也能猜到结局。无论如何,女人都有十足的把握,能找到绝对的证据,证明男人做了对不起自己的事情。就算没有实质性的出轨证据,她也可以以「你为什么频繁给这个女人点赞」作为切入点,足够引发男人的内疚感。

为什么男人丝毫没有反抗的意愿?就算在这样的公共场合,他故作镇定圆谎的模样定会在未来某个节点,变成他半夜突然想用枕头捂死自己的丢脸记忆。原因是他原本就心中有鬼吧,两个不服输的人,在不同的维度,饰演着爱与被爱的角色。

男人有男人随时都能脱口而出的台词,女人有女人为了道德绑架早就预备好的剧本。两个人乐此不疲地演绎着,没有人可以从对方的手机里活着出来,是因为他们扮演的角色本来就是虚伪感情的死人。

「猜中了吧,哪一种快感瞬间将完美通通都销毁;就认了吧,那绝不是一次性的小小误会。」

说好写这篇文章的时候,需要配上佛跳墙的《心里有鬼》。

没人可以从别人的不信任中活着出来

第二则故事,就发生在今早。

按照惯例,初一去罗汉寺烧香。许多人也是在这个节点赶去各大寺庙,狭小的寺庙难免有些拥挤。加之重庆的地势忽高忽低,所以罗汉寺里本身也有许多不太好走的陡峭楼梯。

刚进寺庙的时候,就看见一个年轻的男人,正端着手机在摄影。我本能地开始猜想——这个狭窄陡峭的楼道到底有什么好拍摄的景物。

他似乎是在拍摄自己的朋友,直到他的朋友几步从楼梯上快步走下来,就听到他的抱怨:「哎呀,这个有什么好录下来的,就几步路。」

「万一呢。」

万一呢?我顺着他拍摄过的楼道看上去,一个拄着拐棍的老太太,正在艰难地一步一步地下楼梯,摇摇晃晃确实让人担心。楼道本来就窄,她的出现让整个楼道的秩序变得混乱起来,下楼的被堵在身后,上楼的又老是被突然借道下楼的人打断。

万一呢!我明白了那个年轻的男人在录什么视频,因为他的朋友等不了,就借道想要从这个摇摇晃晃的老太太身边下楼,男人想的是,如果自己朋友在借道下楼的那一刻,老太太摔倒之后,至少有一个可以还原真相的记录。

当下我觉得这个年轻男人的保护意识很强,但是越是细想,就越是觉得内心复杂。

如果这个老太太真的在我的身边摔下去,从楼梯滚到了底下,我应该站出来去扶她,还是举起双手,仿佛投降一般,第一时间向所有人证明我的清白——我大概也能猜到,在老太太跌落的那一瞬间,众人也会如同沙丁鱼群中突然闯入了猎食者一般,一瞬间弹开,然后在第一时间找到撇清自己关系的证明方法。

这样的不信任,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我们都明白,但是我们又都不明白。

这让我想起了过去在电脑上面很喜欢玩的扫雷游戏,比起一步步拓展区域,我更喜欢标记问号、插旗然后左右键同时确认区域的安全性——但是就算如此,地雷还是会爆炸,因为问题在于,游戏规则里面一定是设置了地雷的,只是我们不知道会在哪一格爆炸。

最好的方法,是再也不玩这个游戏。

没人可以从扫雷的游戏里活着出来

最后一则故事,是个新闻。

大致是说,日本航空公司决定,将在选座系统上标注出「婴儿」乘客的位置,这样可以让其他乘客在选择座位的时候作为参考——至于是参考什么,日航并没有说,不过对于经常坐飞机的人,都心知肚明。

这个消息放出,必然会引发网络高潮,每每这个时刻,我都会心平气和地提醒自己:「中国互联网的平均最高学历90%是本科以下」。所以会以怎样的方式刺激到他们的痛点,都不足为奇。

显然,我是敲锣打鼓支持这个服务的。我可不想自己的旅行被婴儿的尖叫声贯穿全部。就算不是婴儿,在桌椅上面跳来跳去,每隔5分钟就会问一句「妈妈我们现在到哪里了」的小朋友,我也实在是找不到任何可以和平共处的方式。

但是反过来想想,每年去日本休假两次,每次能够遇到「熊孩子」的概率,真的是可以用「奇迹」来计算,因为在熊孩子发功之前,很多孩子都会被他们的父母给阻止,哪怕只是预判到可能会踢到别人,这些日本家长就已经开始「すみませんすみません」地道歉了。

但是,在中国的社会的秩序之中,遇到一个「听话的孩子」,简直就和日本遇到一个「熊孩子」的概率是一样的。

不是瞧不起,是事实如此。

此前看到有友邻在抱怨,说如何才能在中国的高铁上远离那些带熊孩子的家长。许多人在下面回复:坐飞机。我能感受出这位友邻的无奈,如果经济真的允许,谁又会花钱去受罪呢?

然而游戏规则就是如此:当你没有足够的资本,你选择了低端的服务,你只能通过自律的方式来为别人创造和谐的环境;但是那些拥有资本的无素质者,他们达到了低端服务的水平,他们开始劣币驱逐良币地开始搅乱低端市场;你终于拥有了享受中端市场服务的资本,很可惜,这群人也和你一样,进入到了中端市场;甚至很多时候,你还在默默地遵守规则的时候,这群人已经进入到了高端市场。

他们越多,就如同扫雷游戏里面同样规格的雷池里面,这些人越多,就意味着雷越多,游戏规则也就越难。

你不能不玩,而你也必须在这样的游戏规则中活下去。

《扫雷游戏》有3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