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性别

△ 047|说性别

关于性别的争论(也可以说是战争)已经够多了。今天要说的,只是一个「有趣」的现象。

不知道从何时开始,IG上面一些明星、流量主给自己的简介加上了he/him、she/her这一类的标签,按道理来说,这本应该是LGBTQ群体的「Pronoun」标签,但是迫于「放弃歧视」的浪潮,诸多人士也在自己的IG上添加了这一类的「Pronoun」。我倒不觉得这是一种「跟风」,好像这个背后却是有我们所「习惯性理解」的问题。比如我们的学生时代,我们也会用一个人的名字,来确定这个名字是否存在「性别」。

「Pronoun」的目的,就是为了预先标识人们对性别的刻板偏见,特别是面对一些中性名字,我们会优先预设一种性别,从而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我自己就有过一个真实的例子。电梯轿厢里的社区网格化管理负责人,名字叫李铁军,这种带有「铁」「军」字的名字,很明显有一种「男性偏向」,但其实这个负责人是一名女性。这就是预先设定的性别认知。当然,这个网格化负责人的形象极具男性化,这是她的家庭把她当成男孩子来看待,这就是另一个关于原生家庭的话题了。另一个关于名字的思考,是工作室所在网格化的负责人,名字叫杜应雄。这个名字极具「男性色彩」,不过这确实是一个男性警官的名字,但是可以从这个名字看出的是,这或许是一个警察世家,孩子从出生的那一刻就被冠以了这个极具「英雄色彩」的名字,也是希望他未来能走上警察的道路。

名字对应的性别,再有性别对应的职业,这是一套完整的性别认知逻辑。再举一个例子。

有一对母子发生车祸,母亲死亡,儿子被送往医院急救,值班护士看到男孩,急忙说:「这不是我儿子吗?」请问:她是男孩的谁?

第一次看到这个题目,我也脑子没有转过弯,或是过于的脑筋急转弯了。反过来,我们对性别的认知逻辑也存在反向性的干扰。这个问题的答案就是「母亲」,那有人会问,母子发生车祸,母亲不是已经离世了吗?问题就出在「护士」这个字眼上面,因为我们本能地把「护士」放在了一个「女性偏向」的定义上,将这个预先设定的性别认知给代入到了理解当中。「护士多是女性」,所以这个题目中的「她」指的是「护士」。这种反过来的逻辑,到现在,也深刻在我们的脑海之中。

好在这两年大众对男性从事护士工作,男性也会进行整容、化妆的情况有所接纳,否则,这种性别认知的刻板偏见还会延续下去。这也是为什么越来越多的公众人物会更加明确地表达自己的「性别标签」,而最早,这种属于LGBTQ的「Pronoun」是为了表达自己的「生理性别/心理性别」。有趣的是,公众人物为了避免性别歧视,避免人们以名字、职业猜测一个人的性别,但是在媒体行业,性别又成了不敢过分触及的魔咒。

国内其实这两年也在尝试对性别的弱化。比如一个司机开车发生事故,大多数有新闻职业操守的媒体,会弱化这里的性别,并不会直接说明是「男司机」还是「女司机」。倒是国内一帮子「女权」容易过分解读,所以你经常会在一则关于「某司机开车发生事故」的新闻下面,看到很多人在嚷嚷「这个时候为什么不公布司机的性别了?」当然,这种质问有时候也挺尴尬的,因为新闻本身确实是一个「女司机」开车故意伤人报复前男友,新闻弱化了性别,但是还是被一群「女权」挞伐,说为什么不说是男司机了——结果到头来,发现新闻说的真的是「女司机」,她们又假装什么都看不到——哦当然,她们还是会认为这是男人的问题,如果一个男人不犯错惹急了女人,女人会用得着开车撞他吗?

新闻媒体对性别的弱化,目的就是为了避免刻板偏见的性别认知对新闻记录的本身产生主观臆断性。不少国内外媒体,也开始用「他们」(They/Them/Their)这种模糊了性别的群体性词汇模糊新闻本身里可能包含的性别歧视问题,甚至有些国外媒体开始使用「去性别代词」,例如Ze/Zir (Zem)/Zirs (Zes)。而职业上面,也会避免出现严重的性别指向性,比如「护士」,会以「护理人员」来作为代指等等。

其实这是一种非常符合文明社会的进步,因为性别认知比我们想象中的要复杂,性别不仅仅是男女两性的区别,LGBTQ这五类人群之所以存在,也是因为人类的性别认知在突破本身人类社会对性别的刻板偏见,我相信未来还会出现更多的「Pronoun」,而这种代词的本身指向的是一个人对自我性别认知的体现,目的也是为了获取理解和尊重。

当然,在简体中文的社会,要接受除了男性女性以外的其他性别还得有段时间。而且媒体刻意地抹去新闻报道中的性别认知,结果还会招来性别对立群体的互相咒骂。性别认同的过程还很漫长,但是总的来说还是在朝好的方向嘛——你想想,都不准男性明星「娘炮」了,说明我们在越来越好呢!男人更男人了,女人更女人了,好像大家就更愿意生了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