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偷情

△ 044|说偷情

上一个500日写作在第44天用了《不愉快的果实》这个题目,这是2016年一部很有现实意义的关于偷情与婚姻的伦理日剧,现在再回过头来用这个题目说说不同的感受。

前两天看到一个很离谱的招聘信息,不过这个招聘信息玩梗的可能性更大。招聘信息大致是说,诚招一个体格强健的男性,去做一个私人别墅的保镖。私人别墅里面所住的是几个年轻貌美的女子,而这些女子都是同一个人包养的情妇。保镖有丰厚的薪资,但是唯一需要的就是为了保证不对这几个女人动心,就职者需要割除「蛋蛋」,以保证不会对女人动心。当然招聘信息里面还特别强调,会保留010当中的1,而00是要被处理掉的。

这个招聘信息越看越离谱,但值得玩味的点颇多。而这种所谓「保镖」职位的安排乍一看很离谱,但是把这件事倒回到几千年前的社会环境,他好像是一种非常正常不过的职业,说好听点是「宦官」,说得难听点就是「太监」。所以这种「离谱」中,多少有一点「情理之中」。当然了,在这里并没有讽刺「宦官」一职,从古至今不仅仅是中国,从古希腊、罗马帝国到拜占庭帝国,宦官本身就是一种非常「正常」的职业。当然,这种服从王权而施行阉割与自我阉割的话题,我们明天再聊,今天先说说招聘信息里的另一个事情——偷情一说。

不知道你小时候有没有住过那种大杂院、大长屋一类的邻里关系还没有现在这样冰冷的家属院。我小时候住过,所以也喜欢观察大人们闲聊时的神态表情,来判定他们是喜欢或讨厌聊到的人。而这样的家属院里,一定有「有钱人」,这个「有钱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性——不着家。

这个神龙不见首尾的「有钱人」只会偶尔回家一次,但是每次回家都大包小包地给家里带各种东西。但是这种风风光光的画面,也只有一年到头的春节才能看到一次。其他时候「有钱人」回家,都是悄无声息地,回家吃个饭然后紧赶慢赶地又离开去了外地。这种神秘兮兮行踪,总会让人过分猜想,这也给整天都坐在树荫底下闲摆八卦的邻里阿姨们留下了话柄。据我小时候的记忆,关于「有钱人」在外面「养了女人」的故事,就听过十几种版本。而且每种版本都就如同坊间鬼话一样,有的扑风捉影只是写了个意,有的则画骨画皮地记录了一个史,当然他们也有信息汇总的功能:我也是听别人说的,上次谁谁谁在哪里看到了他跟那个女人在一起。

「有钱人」再回来的时候,给我派发压岁钱,我看他的眼神都有些尴尬——难道他一年到头才回来几次,而且有的时候还是偷偷回来,真的是因为外面养了女人?他对自己妻子和孩子的言行举止,并没有看出他的虚伪和做作,至少他是爱着这个女人和孩子的。所以问题到底出在了哪里?

不过很可惜,搬离家属院的多年之后,有一天又从老邻居那里听到了后续的故事——他的确在外面有女人,在这里、在那里有两个不同的、对他而言是一模一样的两个家。他因为重婚罪被判决,为这段「有钱人在外面偷情」的认知画上了完美的句号。他原本把这两个家庭藏匿得特别好,在外工作时,有一个贤妻良母的妻子和一个乖巧听话的孩子;回家过年时,有一个恪守本分的妻子和一个早熟懂事的孩子。两个平面从来就没有交集过。暴露的原因是他欠了高利贷,为了躲债,「有钱人」消失了一段时间。因为担心害怕,贤妻良母的妻子带着乖巧听话的孩子来了这里,见到了恪守本分的妻子和早熟懂事的孩子,两个女人两个孩子第一次见面却觉得彼此的身上都充满了熟悉的影子。男人因为重婚罪被关进了监狱,但是后来高利贷是如何毁掉了两个失去了丈夫的一模一样的家庭,就是后来的事情了。

因为这段故事,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将「有钱人」和「偷情」画上了等号。这样的「有色眼镜」想要打碎并不容易,因为这是小时候耳濡目染中得到了对世界的认知,颇有一种「神谕」的存在。也是因为这样的「有色眼镜」我也对那些「有钱人」终有一天会「偷情」有了一种非常「宽容」的态度。因为这种「宽容」,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会因为对「某某明星出轨」持有宽容和理解的态度而被人杠怼,认为我在为别人「洗脱罪名」的时候,也是在为自己的偷情「做准备」。这种反击我是没想到的,这个等号,就好像是我小时候给「有钱人」和「偷情」画上的等号一样,这种固有的认知,也一定是源自他们生活中的某一个细节而来,但是至于是什么,我好像也没有那么在乎。因为我在他们的眼中,就是一个「为偷情洗脱罪名自己预备偷情」的人罢了。

突然理解了一句话:放弃助人情结,尊重他人命运。

怎么?说得太高深了?我翻译得简单点:关我屁事,关你屁事。

《说偷情》有7条评论

  1. 我感觉现在这时代邻里之间比较少这些八卦,因为公寓楼里邻里联系太少了,都是上班族,平时压根都碰不到,哈哈哈。 我住的一层4户,换了两个邻居我都是半年后才发现的……

    你说的这种大杂院、大长屋一类的邻里关系现在只存在我记忆里了,那是初中以前的,哈哈,快消失在记忆长河里了。

    回复
    • 我从小就有打入阿姨内部的能力,而且我听了就是听了,也懒得到处去说,所以到现在,这些阿姨还喜欢跟我八卦,我是一个非常好的聆听者、捧哏、以及秘密保守者。哈哈哈。

      回复
    • 本来想用丁丁和蛋蛋,但是这是我家两只猫,总感觉太俏皮了不能说明事情的「严重性」,然后又直接用人体生殖器学名,但是又感觉少了点「韵味」。

      回复
  2. 这样的「有钱人」我也认识一个,和你认识的那个人不同的可能就是他并是很「有钱」。以前是我老板,现在是我同行。在上海和一个离了婚、有个孩子的女的同居,在老家无锡有老婆、孩子。

    2020年他回老家还找我借了200块钱,然后就基本没联系过,我脸皮薄也不好意思要,又想着就200块不要算了。结果到了2021年最后几天,我发了个朋友圈,他才突然找到我,给我转了288,说我微信改名了,他搜不到。

    笑。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