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游戏

△ 039|匿名游戏

匿名是一个很诱惑人的设定。

匿名就意味着你可以说很多你带着名字所不能说的事情。但是你需要对匿名负责吗?这个就不太好说了。

记得我过去写过一个真实的笑话,是自己在前前公司的时候,行政部满怀信心地上了一个所谓的「匿名论坛」,让大家以匿名的身份在里面对公司提出建议等等。一开始大家还挺和谐,但是渐渐,整个论坛的气氛有些不对。抱怨公司的、讽刺领导的、甚至还有指名道姓匿名举报的……

最终,匿名论坛连一个下午都没有存活过,就被紧急封停,之后的论坛也都变成了与每个人的OA系统连接的实名论坛。

当然,最讽刺的是——一些说了过激内容,甚至是公开举报别人的员工,也都被公司行政部和人力资源部约谈。匿名论坛,只不过是形式上的匿名罢了。

另一个流行过的东西,叫「树洞」。

所谓的树洞,就是一群人以匿名的身份在一个公开的平台,发布相关的信息,每个人都可以将树洞作为一个发泄的通路,在里面释放自己的情绪。但是久而久之,流行起了某种固定的模式——「我有一个朋友」。

或许一开始,真的是一个人想为自己的朋友寻求问题的解决方案,但是很快,这样的格式也被想要解决自己问题的人所复制。最终,但凡看到「我有一个朋友」的开场,也就是当事人在抱怨自己的事情罢了。

只不过最后会发现,有没有这样一句开场白都没有意义,因为所有人还是把这里的故事都当成是那个匿名用户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故事罢了。

和这个规则一样的事情,也是我们所常听的台词:「我这不是生气,但是我得告诉你……」

那他妈到底是不是生气?

匿名游戏的乐趣,就在于匿掉的不是名字,而是在名字背后的一些列的责任——就好比造谣前的「我听别人说的」,也类似于说了等于白说的「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人们善于在对一件要负责任的事情面前,最大限度地减轻自己的责任。

我匿名了,就等于我已经被赋予了匿名之后可以揭穿你虚伪的权利;我都说了我是听别人说的了,那你不应该让我对谣言进行负责;我都说了我这不是在生气,如果你觉得我生气了那就是你的责任……我都说了对不起了,你还要我怎样?

所谓的匿名,只不过是将这种逃避责任的规则提前罢了——我把丑话说在前面了,所以我接下来说多难听的话,都不算丑话,因为是你要让我说的……

最后说一个不太搭边儿,但是又是我唯一能想到最贴切的例子了。

当你坐在椅子上想要放屁的时候,你本能的需要侧身抬起半边屁股来放屁,因为这能避免屁和椅子之间发出声响。这是每个人的习惯,所以当你意识到一个人正在侧身并保持这个动作时,你自然会猜到对方打算放屁。

然而有一天,你也用了同样的方式放了一个屁,结果被别人看到,你们心知肚明,但是不会揭穿,所以你本能的换了一边侧腰活动活动身体,然后抱怨道:坐久了真累。

何必呢?这不就是多此一举的举措吗——更何况,屁味早就出卖了你。

《匿名游戏》有2条评论

  1. 匿名的规则真的很有趣。不免想起我最爱上的一个匿名论坛,已经运行了9年之久。如你所说,匿名本身是为了创造畅所欲言的环境,但是匿名这一设定其实算是给了用户一种权利,但逃避了对自己所说的话负责的义务。因此论坛的管理员对于风向和规则的把控极为苛刻,管理员从不发言,但是需要极快的删帖速度。然而也因为严格管理,才保证了长期运营。

    所以归结到底,就像这个论坛的版规第一句:“使用本站是一种由本站授予您的特权而不是您固有的权利。”有权利便有义务,匿名行为逃避了承担责任的义务,若不对其进行约束,便会向着无序发展。因此便需要引入外部力量对其进行管理,最后就成了这么一种形态。

    后来论坛使用后台实名,前台匿名的模式。本质已经是实名,但热度不减。这个阶段我觉得,匿名更像是一种面具,是否是真的匿名倒不重要了。只要你觉得自己是匿名的,跟你说话的人也觉得你是匿名的,那你就是匿名的。

    回复
    • 想起了前几天大家在网上群情激愤声讨B站审查组长猝死的新闻,在声讨的时候是不是也让更多赶紧删帖删评论的网络审查员有了猝死的风险。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