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梦

△ 037|说梦

你们有经常梦见过同一个地方吗?

如果有,一般来说会有两种可能性,一种是这个同样出现的场景多源于原生家庭对人造成的影响;另一种原因是有可能沾惹上不该惹的东西了。

想了半天,今天的「说」用这样有些玄乎的开头开始了。其实今天不是来解梦的,是因为昨晚做了一个冗长真实的梦,醒来还深刻地记得,突然想起了关于梦的解答。我27、8岁之前,常常会梦见同一个地方。等到那个年岁一过,我就再也没有梦见过那里。具体的因为我曾反观原生家庭的种种,将那个梦境给拆解了,才意识到原来那个梦只是我内心的脆弱和渴望。当我和自己、和父母达成和解之后,那个梦就再也没有出现过,颇有一丝失望。

所以如果你老是梦见同一个地方,不如试试去反观童年生活,重复的梦是对原生家庭中被关注、被爱、割离、无助的各种情绪的反馈。当然,另一种被纠缠住的噩梦,那就不是用「正常手段」才能解决的了,这里就不细说了。

例如我小时候,会常常梦见一个三岔路口,像是小时候常常会经过的一个地方。我曾在梦境里的这个地方看到发生过各种各样的事情,但就是只能站在路口原地不动。后来我回忆了小时候所有关于这个路口的记忆,有一个非常模糊的记忆。我爸驮着我骑自行车带我上幼儿园,由于我顽皮,把脚绕进了自行车的后轮里。这段记忆其实我早忘了,大概是因为疼痛驱使,但是因为这一次的受伤,我或许是因为得到了爸爸的关注和照顾。从此这个地方成为了一种标记,即我得到过爸爸的关注与照顾。在成年之后未彻底完成「精神弑父」之前,这个梦会隔三差五地出现,大概就是因为我还在渴望得到老爸关注、照顾、认同的原因。当我拆解掉这个梦之后,我就再也没有梦见过,而现实之中,我其实也完成了真正意义上的「精神弑父」,从此把自己放到了和他平等的水平面去交流讨论一些事情。

另一些梦,虽然没有重复出现,但是却是非常关键的转折。

我现在都还记得,我大学的时候梦见过一个关于「异教徒」的梦。在梦里,我和几个朋友是某种宗教里的异端,我们并不认同这个宗教的教义,有了更多自己的理解。有一天,教团开始肃清异己,我们成了重点的关注对象。为了躲避清肃,我组织这群人,牺牲了一个成员,将他送上了火刑架,在火刑的时候,我们跟着那群人欢呼。但是我却在人群里面,寻找那些被火光映衬出难过、怀疑、不解、不安等等情绪的面孔,然后拉拢他们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异教徒」,从内部彻底瓦解了整个教团。

在这场梦之前的那段时间,我确实是一个很激进的人,无论是想法还是行动。别人在讨论婚姻中的忠诚时,我偏要讨论婚姻法的实质是买卖契约关系;别人在讨论刑法对犯罪的约束,我却在提交的作业里写了犯罪是对刑法落后性的补充与完善。但那个「异教徒」的梦之后,我突然变了一个人,我开始学着藏匿自己。当然,这个过程花了我整整8年的时间,我到现在才真正意义上地悟出了「装傻」的真谛。「异教徒」的梦没有再继续下去,倒是变成了另一部小说的灵感,让这个故事延续了下去。

当然还有些梦,有预言、恐怖的元素,例如我梦见去了鬼门关,在奈河桥之前大闹了一番。当然,这是后话了,以后有机会在《说鬼》里面再提。

《说梦》有2条评论

    • 那说明你经常会面临抉择,后者生活压力过大。我曾经也经常梦见学校,现在我梦见学校我要不是就在学校里面打架斗殴想让学校把我开除,要不就是跪在班主任面前求他让我退学,我是实在受不了再回到学生时代。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