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日

△ 028|第二十八日

坚持到第二十八天,由于一直都在「舒适范围」写东西,最近忙完之后反而不知道要写什么了。去找了找上一个500日写作的时候,在第28天写了什么。惊奇地发现,原来在上一个500日写作的时候,第二十八天也不知道该写些什么,所以也用了「第二十八日」的标题。

第二十八日插图
@ONO

084 | 第28日

每一年,都会多出6小时。但是我们欺瞒了自己。然后到了第四年,我们把多出来的时间变成了第29天。

小时候便在想一个问题,在闰年的2月29日出生的人,他们似乎是这个时间规律里面被遗忘的人,每四年才能过一次生日,他们的年龄如此的缓慢,但是他们在时间面前却丝毫未赚,他们和所有人都是一样的经历着时间赐予我们生老病死的权利和义务。当在第28天的时候,时间凝固,我只能用基数除以4的方式确定这是否还有第29天。而对于那些在29天过生的人,他们似乎不用计算,而是早早的就在用着高兴或是失望的方式迎接着第二天。
很喜欢自己一个朋友写的话:

“这个世界上唯一公平的是时间。”

就算被欺骗了多出的6小时,我们也不得不在第四年的那一天把4个6小时组合成一天,然后一并还给时间之神——这有一点蛮讽刺的地方,在哆啦A梦里面,蓝胖子有一个关于时间的工具,他可以把时间储存起来,然后在必要的时候释放出来——而大雄为自己和静香的聚会收集了很多很多零碎的时间,而真当聚会之时,因为时间太多,而无聊和尴尬又毁掉了两个人独处的聚会。

时间是公平的。就算我们偷走了时间之神的时间,我们也不得不在那些不经意的细节里面换回来,抑或是我们要用更多的能力去履行契约,抑或是我们要用更多的折磨去消耗精力……

2月28日,下一天无论是29还是1,无论有无人期待着生日,无论有没有人使用着哆啦A梦的时间收集器,我们都没有办法让时间停滞。

第29天,太阳照常升起。

昨晚有一个博客好友「质疑」了我,预测半年之内,我就会放弃这个博客。要么整体搬迁到另一个地方,又找一个借口重新开始;也有可能就彻底放弃了。对于这个预测,我倒是没有半点的不高兴,,毕竟我曾经还是放弃了很多东西,如今已经脸皮厚到欣然接受。这应该是大多数人会遇到的问题,过我稍微免疫的是,就算我「放弃」了,我应该能找到一个非常完美且没有破绽的「借口」,因为我本来就说这一次新的500日写作到目前的主题就是「狡猾」二字。

二十八日,是绝大多数事情的「平台期」。比如坚持写作、健身、习惯养成、甚至是对一个人的感情,都逃不掉「第二十八日的诅咒」。我倒觉得,不用半年。第二十八天就足以让人想要放弃了,而这个时候的放弃是最「容易」的,没有开始多久也看不到遥遥无期的未来,在这个时间点放弃,可惜的东西并没有那么多。

30几岁,再对「第二十八日」的感悟,就没有那时候的浪漫了,现在显得更加的现实。但是态度还是相似的——那些每四年才过一次生日的人,也并没有因为少过生日而获得时间的红利,生老病死也是相等的。时间对每个人都过分的公平——甚至是绝对的公平,就坚持的平台期而言,也都是二十八日。

要我说,与其去感叹时间的不公平,英年早逝的、或者是老不死的,还不如搞定自己的时间。换作我要结束30岁后的《第二十八日》,我应该会用更现实的一句话:

放弃要趁早,别等到坚持到二十八日之后,才意识到自己根本做不到。

《第二十八日》有2条评论

    • 哈哈,是的,其实最后一句是反话。真正能坚持下去的,不会那么在乎什么21天习惯养成啊,28天平台期啊什么的。坚持就是坚持,整那么多仪式感反而会误了本来的初衷。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