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偷懒

△ 025|说偷懒

算下来,已经有10天没有「刻意写作」过了。都说了30岁之后的坚持写作充满了「狡猾」的成分,这应该就是其中的一种。但是区别30岁以前的坚持,最大的区别就是「狡猾」背后的心态。换做以前,我会因为自己没能坚持跟自己的约定而陷入到自责和烦恼之中,现在最大的不同就是我会理所当然地接受自己的「狡猾」,不再对自己有任何自责的成分。坚持不了就是坚持不了,找个偷懒的方法未尝不可取。

结果这两天闲下来的灵感倒是挺多的,但是就是不见自己动笔写。反正每天有动着脑子写点不痛不痒的东西也无所谓了。但是也给自己设定了某种小的「惩罚机制」,正如现在这篇正在电脑前敲出来的文章,我没有打算将它定时成明天发布的内容,而就是记录当下然后当下发布,免得自己明天又偷懒不坚持写作了。之所以会写这篇文章,是因为刚闲逛串门去别人的博客,看到了一篇关于时间的文章,《个人的时间是有限的》。不禁感慨,我他妈过去是一个多么自虐的人啊,文章中的那种焦虑我何尝不是每天都伴随着自己。而且这种焦虑最终会因为我一个又一个的To-Do没有完成而变成一种强烈的负罪感,伴随着我疲惫的到第二天,然后又开始新一天的恶性循环。

这两年要不是因为自己开始做事,导致于自己的所有时间都变成了碎片化,我可能还会用这种自虐的,甚至会规定自己每15分钟做什么事情的时间管理方式来虐待自己。当所有的计划都赶不上变化的时候,这个就跟「宗罪死刑制度」里那个知道自己反正都是死刑,所以不如把人所有犯罪都实施一遍的犯人一样,让整个系统都形成了悖论归于崩溃。当我所有的计划都被打破,甚至没办法确定计划的时候,要么被自己的内疚给折磨死,要么就只能彻底改变时间观念,放弃为了计划而计划的过程。

现在想想,自己每个寒暑假都要在最开始认认真真做的作业计划,简直就是为了计划而计划。那些看上去完美的计划,每天拆解成少量的容易接受的分支本来就是一剂麻醉针,就是因为计划看上太容易完成了,以至于每一天都这样安慰自己。没有哪一年的寒暑假作业,我不是在最后一周匆匆忙忙赶完的,甚至自己还为这样的赶工总结出了非常多的实战技巧,比如如何将每篇作文伪装成不同时期完成的东西、又如何与朋友制定相互抄作业的时间规划。更离谱的是,当我成为了语文课代表之后,我算是打入到了系统的内部,我干脆就不再做任何的语文寒暑假作业,反正收上去的作业我也知道是怎么操作的了……

就算如此,每年我还是会为自己制定非常详细的拆解到每天要完成做少量的作业计划。现在想想,这个计划的目的就是为了来说服自己,偷懒是必然的,计划是为了让这种偷懒感觉上没有过多的负罪感。当然我这种教育逻辑,是可以直接被推上火刑架的异教徒思维。不过在这样没用的计划背后,其实我还是做了一个更关键的计划,就是几号之前我需要去找谁拿到数学作业,然后在几号之前抄完,又要在几号之前拿着抄好的数学作业跟别人交换英语作业——这样想想,我还是非常有计划性的。

虽然这个例子有点不太好,但是这就是时间管理的核心——我要做的计划不是拆解,而是原则和契约精神,原则上我需要在什么时候做好什么事情才能推进下一个步骤。如果从一开始就做好拆解工作,只要有一天没完成,这种未能遵守的挫败感和自责感会影响到后面的方方面面——哦,但是我属于脸皮厚,所以这种自责渐渐地对我来说也没有了价值。但是我会因为没能及时履行跟别人交换作业的约定,而感到负罪感。(这就是所谓的契约精神)

最后,用一句《银魂》里面的台词来总结真正意义上的时间管理吧:规则就是用来打破的。

计划就是用来欺骗自己的,倒不如和自己约定一个原则,在这个原则之中如何完成,那就不要再逼自己啦!

最后这篇文章还是被设定成了明天定时发布的内容。因为我突然想起明天有一大堆日程安排。看,这就是中年人的「狡猾」嘻嘻嘻。

《说偷懒》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