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复刻

△ 024|家族复刻

早上看了一则微博,大致是说「否定式教育从我们这一代结束挺好的」。我反过去查了查,「我们这一代」到底指的是哪一代,究竟是奔四的80后,还是奔三的90后。可能大概是个泛指,但细想一下,否定式教育真的就这样结束了吗?我看未必,这毕竟是几千年来在中国骨肉里留下来的基因,它没有灭绝就说明有它存在的意义。跟人类看到野兽会恐惧、看到食物会咽口水一样,这是进化过程中被深刻下来的东西,想在一代人身上彻底的灭绝,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秉持「会好起来」的人则认为,因为我们这一代几乎都是独生子女,因为从小接受过了否定式教育,所以才意识到否定教育对一个人成长的打击。所以从我们这一代开始,对于下一代的教育,我们将会摒弃这种否定式教育,所以这是一种结束,挺好的。反推上去,父母的一代为什么会遭受否定式教育,绝大部分的说辞是因为他们因为接受了上一代的否定式教育,所以自己的教育模式也是在复刻自己的父母。多子女的家庭难免会出现矛盾,然而解决矛盾最快速的最有效的、或者说是最容易分清楚对与错的做法,就是肯定一个人然后否定另一个人。在这种对与错的责任划分之中,兄弟姊妹之间的矛盾就会渐渐积攒起来。简单来说,如果父母更宠爱最小的孩子,那受宠溺的孩子自然做什么事情都是对的,最次也是「你年纪更大,应该让着弟弟/妹妹」。在这种无形的责任划分之中,对于年长的孩子而言,自然而然就是在否定他们的行为,哪怕在这件事情里面他们做的是对的。

如果一直保持独生子女的模式,我相信这种否定式教育可能会在三代之后慢慢消失。但是这个前提条件如今又不复存在了,开放生育政策,就意味着这种教育模式又回回归。因为独生子女属于「断层」的一代,他们也不知道该如何教育多子女的家庭。前面说了,用对与错来划分责任,可以说是最容易、也是最有效率的模式。所以极大的可能性,他们还是会用父母的那一套教育模式,这不是学会的,而是留存在家族基因当中的「复刻」。

身边也有很多这样的例子,他们和自己的父母对抗,因为不认同他们的家庭教育方式。而这种对抗带来的问题,就是他们意识不到自己没办法找到一个更好的「对标」,「我不能成为我妈妈那样」,但是「不能」的对标还是「妈妈那样」。对抗的结果,就是更加清晰地理解母亲教育里的问题和母亲在过去对自己造成的伤害,越是对抗,就越是只能看到「对标」的存在,越是只能感受到被伤害的痛苦。久而久之,其实大部分人所谓的「我不能成为我妈妈那样」到最后还是在「复刻」,她之前是这样对我,那我在遇到这件事情的时候就不能用她的方法——那用谁的方法?谁也不知道,因为所有的对标出发点都是母亲的行为,和母亲在过去对我造成的伤害。

之所以会把家庭教育的事情重新翻出来说,也是因为最近遇到了必须要处理公司内部人际关系的问题。因为挑拨激化的人际矛盾,我本来一开始也想用「认定对错」的方式来解决,因为这样最快速,而且也省去了很多左右调和的麻烦。但是仅凭一面之词做出的裁决,未来或许会激化出更大的矛盾和嫌隙。换做父母一代的教育模式,他们则认为:

  • 更亲近的、更容易信任的人,会更确信他们的话语中没有虚假的成分;
  • 而越是疏离的关系,就越是应该提防和留一手;
  • 从第三方口中听到的对自己猜疑的推定,他们的话更加的言之确凿,更能说明自己推断的确定性,这样就更不需要自己再去做深入的调查和推断;

在那个当下,我突然意识到如果我还是用以往这种最直接的做法,那和我原本不想复刻的家族教育又有什么区别。宁愿相信一个外人对别人的认定,从而助长了内心本应该去深入调查和确定的疑心。而父母会把这个过程称之为「客观公正」,因为不是听你的一面之词,更不会相信你的一派胡言,是一个可信的第三方辅助他们认定了你的行为。但是小时候我们受的这种有理说不清的伤害还少了吗?而这种「客观公正」不就是家族复刻里我们最想逃避的否定式教育吗?

我们这一代真的会好吗?我不好评价,更不能妄断,只是我发现那些和父母在对抗的人,到最后不都是在复刻自己父母对自己的伤害么。这个就是基因,当细胞受精的那一刻开始,这个基因就已经深刻在每个人的人生里了,想要摆脱它,就只能承认它的存在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