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意

△ 022|恶意

这两天有一个关键词被重复地拿出来说道和品味。正是某个省份对疫情防控采取的措施中,提到了一个「恶意返乡」的关键词。这个词的精妙就在于「恶意」二字,似乎跟这个词有关联的,都是一些值得细细品味的。「恶意」二字就跟化学物质里的氧化剂一样,只要和什么贴靠在一起,这个东西就会被氧化失去原本所有的属性,从而变成一个非常令人深恶痛绝的存在。

「恶意」本不是法律法规中存在的定义,但是却被用回到法律法规中,它的指导价值甚至可以超过「故意」。法律中对「故意」的探讨也是花了将近几百年的法律进程,才小心翼翼地定义出这样一个行为认定的属性。但是「恶意」根本就不需要通过时间的考验,直接就加入到了法律之中,本身就是贻笑大方的存在。再说说「恶意」和「故意」的区别,「故意」我相信不用大家说都会明白,故意是从一个人主观动机上去考虑这个人的行为是否存在「刻意为之」。我们觉得一个人「故意」将车停在这里,「故意」没有拉手刹,所以「故意」让这个车后溜压死了一个小孩子。但是在实际的法律裁量中,当事人并没有任何的「故意」行为,而真的就只是忘记了拉手刹,所以这个时候法律将这个人造成的法律后果,认定为是「过失」。但「恶意」就不一样了,还是同样的场景,这个人「恶意」将车停在这里,「恶意」没有拉手刹,所以「恶意」让这个车后溜压死了一个「无辜」的小孩子。当我们用「恶意」去评判一个人的行为动机时,我们根本就不需要考虑当事人的行为出发点,因为只需要旁人认定他的行为存在「恶意」,那这项法律制裁的依据就已经找到了。

当然,我也在刚才那句话里面做了一个小小的手段,我在小孩子前面「恶意」加上了「无辜」的前缀。在实际操作中,「恶意」最好是要搭配一些能让事件双方地位体现出对比的前缀,这样会让「恶意」变得更加不能让人原谅。例如「年轻情侣吵架后的疯狂报复,女司机竟恶意开车撞向男友」,「女」加上「司机」本身就是一个充满魔力的词;「八旬老人公交车上抢夺方向盘并殴打司机」,「八旬」这个词出现的时候,多数新闻都是在以为老不尊的观点阐述一个新闻;「因邻居一句话,姐姐将亲弟弟生殖器剪掉」,「亲」字在一个新闻标题出现,一定不会有好事,不信你回头去看看。

不过上面的例子可能举得有些荒唐了,看上去不可能在这个和谐美好的社会发生(那你就别去搜索这些内容,因为没看到就意味着没有发生)。用「恶意」进行行为认定的时候,往往容易出现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局面,如何让大家都统一到谴责当事人的一方呢?就必须要活学活用地利用「前缀」来加深人们对当事人双方道德高低、地位对立、善恶对冲的刻板偏见。一旦形成这样的认知,「恶意」的认定就变得轻松不少,毕竟「恶意」的关键不是考量当事人有没有这么想过,而是只要我们认为他居心不良,就可以认定为是「恶意」。

之所以要扯出这个似乎已经司空见惯的话题,是因为当我渐渐意识到,目前的法律条文、政府规定这一类具有行为认定及制裁效力的文件,竟然开始出现「恶意」行为认定的时候,这说明中国的法律差不多要开始进入到「乱搞」的程度了。对一个人的制约,竟然不再考量当事人本身的主观、行为故意或过失,从当事人本身出发,去调查他的真实意图,而是直接由一个第三方的人,去认定他的行为到底有没有「恶意」。可想而知这样的画面得有多刺激(和熟悉)。并且你会发现,关于「恶意」的认定,会越来越提前到法律本身的认定之前。举个例子,一群大妈因为跳广场舞声音开太大,楼上有人高空抛物驱赶大妈们。两方对峙的时候,高空抛物的人可以优先用「广场舞大妈们恶意将声音开大扰民」作为一个预设的前提,从而从行为动机上合理自己高空抛物的理由,甚至还能降低自己在这件事情里的责任份额。这种认定的提前,极具煽动性和排他性,只要我认为对方的行为存在「恶意」,那我做出的对应行为,都是为了对抗这种「恶意」的存在。

比如「正当防卫」,算了算了,不能再说下去了,祝我们的社会越来越好。

换一个思路,如果我把新闻里的前缀再改一下,你会是什么感受?

一个「女司机」将车停在这里,没有拉手刹就下车和「昨晚出轨的」男友在街边争吵,所以这个车后溜压死了一个「在马路边调皮捣蛋朝过往汽车扔石子」的小孩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