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来啦

△ 013|狼来啦

实验还是以失败告终了。

前段时间做了个实验,就是把自己博客的内容在不分组的情况下转发到微信朋友圈。先是一篇因为「抑郁症疫苗受害者联盟」的词组,被微信毫不客气地认定为是「包含色情内容」给封锁了跳转。接着是我妈遥控我爸给我打来电话,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地要求我删掉已经发布在朋友圈的内容。

我本来预计怎么的都得活够30篇文章才会引起他们的警惕,哪知道还没有到第10篇,我就被「勒令整改」了。这确实是一次实验,想看看作为中年人的我,认知是否开始能被父母理解,结果没承想,还是自讨没趣了一番。

既然说是实验,那肯定也有「刻意而为之」的事情。

《十二宫杀手》里面的想法确实是真实的,但是这仅仅是我在写作的时候所追求的一个点,并不是故意想要挑战谁或颠覆谁。但是小说是小说,非要放到现实来讨论这件事情,就显得太过吹毛求疵了。

《精怪世界》里大概是因为说了太多中国人情世故的真话,所以必须把这种对人性险恶猜忌的苗头扼杀在最开始的时候。只要没有人提出问题,就不会存在问题了。如果还有,那是别人家的问题,跟我们没有关系。这有多少有点幸存者偏差。

《性幻想原罪》从题目开始就他妈的是个大逆不道的东西!但是里面所说的内容我已经几近客观了。毕竟现在还有人小时候在看到接吻画面的时候,被父母支开。不过这倒可以理解,中国的性教育到现在就连「性教育」三个字在网路上都可能成为***,不单单是「性」,现在连「教育」都可能是敏感词了吧。

《黄色笑话》还没有来得及发到朋友圈,「宣告死亡」的通知书就已经下达了。《黄色笑话》想要测试的是他们到底有没有看内容——虽然题目是黄色笑话,但是里面除了最开始有小段无伤大雅的黄色笑话以外,通篇都在说关于情绪的事情。很可惜,这篇文章并没有投放到「实验室」。

原本这篇文章我预计怎么都等30几篇后才会写到,可以作为一个阶段性的总结文章,算是彻底告别「简中环境」的一个里程碑。结果没想到,这个里程碑也太快被建立起来了。所以今天就只能这样草草地总结了。

有趣的是,这篇文章的排序刚好是13,在塔罗牌里,这个数字所对应的牌面是「死神」,意味着结束、完结、告别。

不过这件事情并没有要责怪父母的意思,因为这是一个长期以来形成的(根本已经无法解决的)「恶性循环」,我想表达自己→但是我的认知和他们的认知存在分歧→那谁的认知是对的呢?必定需要按照长幼之序、道德高低来确定→所以我的认知一定是存在问题的→我不能这么想了→那我以后就不表达我的想法了→父母更加不知道我在想什么。

这个恶性循环的公式,我相信在很多中国家庭都会存在。我过去曾想跟自己的父母聊起这个话题,但是最终结局都是以「你不能再这样想了」而告终,因为他们害怕当两种想法在碰撞的过程中,最终证明他们的认知是错误的。无论是在长幼尊卑、还是道德高低上面,这件事情就如同是中国家庭伦理大剧里面不可原谅的bug存在。

但是回过头来想,这个「恶性循环」里面的问题真的是出在想法的对错上面吗?但如果没有对错,又怎么能扭转对方的想法呢。所以我倒觉得,根本问题是出在这里——我们总觉得两个想法、观点的对峙,就一定意味着这两者之间是矛盾关系。

狼来啦插图

小时候有一个必须要教会小孩子的寓言故事,叫《狼来了》。我相信这个故事不需要复述,大家都应该知道在说什么。而那个时候,每个小孩在人生的某一个阶段,都会学到另一个东西:善意的谎言。

作为小孩,要理解「善意的谎言」真的是一件非常纠结的事情。因为在小孩子的逻辑思维里,这个世界是二元构成的,就连小孩子接受的教育,也是只关乎「对与错」的。但是这样的教育并没有错,只有知道对错之分后,才知道可为之和不可为之。

接着,他们就会在人生中遇到第一个超越对错的存在——「善意的谎言」。从看图说话、到寓言故事、再到他们真实地切身体会到父母一辈对他们父母的「谎言」。这应该是每个接受「对错教育」的小孩子,第一次会意识到这个世界的规则存在「BUG」的时候。

随着年纪的越来越大,「善意的谎言」反而成了一种借口,而不是我们真正要该去理解的问题。到最后,我们还是只能用「对与错」的二元对立来看这个世界——两个思维的对峙,就一定意味着有一个对有一个错,所以我们的想法是错的,父母的才是对的。一旦有某一个观点脱离了自己原本的认知,那这个观点就得存疑,甚至是去极力否定。

而这样的二元对立,就能来解释为什么中国家庭教育一定是以「否定教育」作为核心手段了。

狼来了的故事,大家都知道,说谎三次狼来了。但是每个成年人都发现,自己说了一辈子的谎话啊,什么狼都没有来过。等真的那头狼来了,那一定不是自己的原因,而是你的世界里,制造了这头恐怖的饿狼。

《狼来啦》有2条评论

    • 但是内心却想着龌龊的事情——其实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龌龊是相对于外在的含蓄所定义的。

      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