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色笑话

△ 010|黄色笑话

为什么会取这个题目呢?是因为小时候偷偷看过一则黄色笑话。

大概是说,一个喝醉的男人上完厕所后,忘记把○○(ちんちん)塞回去,后来有人提醒他,但是迫于周围人很多,所以他委婉地提醒对方:「喂,你的北京区号露出来啦!」

黄色笑话插图
@Daniele Accossato

想了半天,那时候没能理解到这个梗。直到有一天,知道北京区号的数字后,才恍然大悟,但那个时候内心一阵无语,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有毛病吗?你露都露出来了,还委婉提醒给鬼啊!」

「不懂情调!」

这几天微信朋友圈因「包含色情内容」封锁了博客文章链接后,我有点「破罐破摔」起来,连续好几天不是在说性、就是在聊黄色。这是典型的「宗罪死刑制度」下的「黑天鹅」逻辑,我反正犯罪都是死刑,那我不如多犯点罪;你反正觉得我写得东西是在搞黄色,那我就光明正大的搞!

上一次用《黄色笑话》这个题目,是在上一个500日写作里,我在文章最后劝解大家:「生活就是一则无聊的黄色笑话,不能因为它无法让你勃起而感到难过。」这大概是上个阶段的人生感悟,生活总有各种狗屁倒灶的事情,不能因为一点小事就破坏了自己一天的好心情。

很可惜,上一个阶段并没有做到这样的豁达,从现在这个阶段开始,才真正开始悟出了这句话的含义。我过去有过一个伪装成权威背书的理论,我故意把它安在了国外某个被我创造出来的心理学家头上,好让它更有说服力。现在我得把这个理论拿回来,落下自己的署名权。

这个理论叫「情绪熵」,具体来说,是指一个人的情绪从兴奋到低落,或是从低落回升到亢奋的状态,这个过程会创造出物理认知里面的「熵」(Entropy)。我认为情绪本身也是有能量的,而且会通过主观影响改变自身的心理和生理状态,也会通过感染到他人的客观世界,从而影响到他人的心理和生理状态。而能量在变化的过程中,就一定会出现「熵」,「熵」一旦出现,就会对主客观世界造成细微或巨大的影响。

例如,一个人从亢奋到低落,他首先想要把自己隐藏起来,对外界的抗拒会让人觉得他不太好接近。如果这个人是你的挚爱之人,他情绪的细微变化对你的影响则会更大;如果当你的情绪也是从高往低时,你可能会因为对方的一声叹息而感到绝望和恐惧;但是相反,如果对方正处于从高到低,而你正处于从低到高的情绪变化时,你会主动去调节对方的情绪,做到一个积极引导的作用,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你的「熵」会快速被消耗,直到无法推你抵达原本预期的「情绪高峰」,极有可能你会在开导完爱人、家人或是朋友之后,迅速地跌落到情绪的谷底。这个过程,叫做「情绪熵的对冲」。

刚才去维基百科了一下,他妈的,原来早就有人提出了「情绪熵」的概念。

心流(FLow)的概念,最早由心理学家米哈里·齐克森米哈里 (Mihaly Csikszentmihalyi)提出。他最早观察到一些人在从事他们的工作的时候几乎是全神贯注的投入工作,经常忘记时间以及对周围环境的感知。而且他们在工作中的乐趣是来自于活动的过程,并非是外界带来的报仇。

于是他将心流(Flow)定义为:一种将个人精神力完全投注在某种活动上的感觉;心流产生时同时会有高度的兴奋感及充实感等正向情绪。从交互设计和用户体验来讲,我们把这种心流的状态也称为“最优体验”。

维基百科

写到这里,我意识到好像离题目越来越远了,好,容我给它扯回来。

「情绪熵的对冲」非常容易造成这样的局面:一个人的负能量恣意妄为地撒在另一个人头上。一个人在从亢奋到低谷的情绪变化中,原本就是释放的过程,而这种过程是无法通过几句鼓励几句安慰而改变方向的。但如果这个时候,你的情绪是从低到高,你满怀信心地去安慰对方,极有可能会被对方释放的「负熵」(可以理解是负能量)折腾得非常恼怒。你让「感时花溅泪」的人说让他多想想「喧鸟覆春洲」的场景,他顶多想到的就是「恨别鸟惊心」。这种鸡同鸭讲的过程,会把你拖入到对方的情绪深渊中。等他跌到低谷,开始恢复情绪的时候,你已经被拍死在谷底扣不起来了。

因此我找到一个巧妙的方法,当你面对情绪从高往低走的人,如果不是至亲之人,糊弄糊弄就得了。因为这个过程本身是无法被改变的,这是一个人的情绪在持续高涨一段时间后,必然会经历的过程,等他们宣泄完自然而然就会走出来,千万不要因为他们的「负熵」而影响到你的客观世界;但如果是至亲之人,我倒觉得你不如可以趁这个机会,将自己长期亢奋的情绪也调整一下,把不开心的事情跟着对方一起抱怨一通,和对方一起走那个情绪的下坡路,直到两个人都走到了情绪的谷底,自然而然就会携手同行走向下一个情绪的高峰。

所以,黄色笑话不好笑,无法让你勃起,并不能说明你阳痿了,只能说是因为你正在不恰当的情绪熵里,看到了它罢了。等换一个心境,或许只是随口开了一个荤段子,把这个黄色笑话再拿出来,反而能逗自己一乐。

换一个角度,如果你是一个正在从低到高,对人生充满了希冀的人,也请你不要拿着逗了你的「黄色笑话」,到处Cheer you up。一个人在做「正熵」的时候,他所散发的能量,虽然会改变他的主观和他周围的客观世界,但这本身也是在入侵别人的领域。想象一下,你朝着一个刚失恋的人说你最近认识了一个暧昧对象会如何?

这就以后的后话了,因为「他人即地狱」

可惜,最后的落脚点好像没有回到「黄色笑话」。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