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罗斯三角

△ 001|彭罗斯三角

昨晚原本打算写一大段朋友圈,好好展望一下2022年。结果和老婆一样,写一半的时候就放弃了。倒不是写不出来,而是越来越不喜欢在朋友圈表达自己的想法,或者说是在「中国互联网」上面表达自己的想法。

展望2022年,说到自己要恢复写作,夸下海口后一觉醒来就有些「后悔」。现在已经没有再坚持500日写作的那份勇气,也没有那时候的精力。上一个500日写作,更像是一种「封闭」自己的方法,把自己封闭在熟悉的环境之中。

这几年无论是想法,还是文字表达的方法,都发生了很大的转变。写作对我来说不再是用来逃避和证明的手段,而是一种记录,人生短暂白驹过隙,总得留下点什么证明自己在这一世存在过经历过,文字倒是我最拿手的方法罢了。

前段时间整理前一个500日写作的《∞》,有让现在的我自愧不如的产出,也有现在的我看来极其幼稚的感悟。但多数的内容,更像是在一个透明玻璃的立方体内迸发的奇点,它虽然能迸射出五彩斑斓的流光,但是当它们沾满整个玻璃内壁的时候,这个透明的存在界限的立方体就一览无遗。它有多高有多宽能承载多少东西,都因为在这个玻璃立方体里迸发的奇点而暴露得更加明显。

现在还不能继续夸下海口,说自己想再坚持一个500日,只能用「中年人的狡猾」设定了一个能伸能曲的概念——恢复写作,所以能坚持多久也都是我说了算。上一次名字取名《∞》,而这一次取名《△》,意味彭罗斯三角,或彭罗斯楼梯。和∞有异曲同工之妙,但不再仅仅是莫比乌斯那样的一个平面。更多的解释在日后的写作中再解释,说不定那个时候又有新的感悟了。

那在开始「恢复」写作之前,我把这一次的写作关键词先设定为「狡猾」,看看我这个狡猾的中年人,应该如何对待这一次的500日,和上一次的500日不同的,是我要如何用「狡猾」的方式去偷懒和自我说服。

题外话:

彭罗斯楼梯在《非公开梦境》里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设定,但是由于当时急于完成作品,就弱化了这部分晦涩哲学的定义展开,只是在其中一个梦境作为场景出现。我甚至为了丰满小说,手绘出了圆形监狱的地图、《摩尔塔协议》的LOGO、甚至还有彭罗斯楼梯与非公开梦境的结构示意图。为了不浪费这些东西的设计,这一次的写作计划,也打算将《非公开梦境》重写一次,这也算得上是「狡猾」了吧。

发表评论